序章

被精灵养大的“女神”

这是一条南北贯通的大路。平整的路面用石子铺过,足够三四辆大篷车并排而过,路边挖了引水渠,保证即使在下雨天,也可以保证行人通过。道路的两旁更整齐地栽上树木,仿佛两排不吃不喝不眠不休的哨兵,永远都在默默守护着过路的旅人们。

这样气派的商路,即便是在大陆最繁荣的中心,要么是连通物产丰富、贸易发达地区的商业通道,要么就是连接要冲之地的军事重镇。

事实上也是这样的,这条大路的一头连接着奥克兰帝国的首都,光辉之城塞罗克希亚,另一头则接通到了西南海沿岸,风暴海角最大的商港的格罗伦港。

走在道路上,向东可以看见一望无垠的万里沃野,向西映入眼帘的便是让人炫目的绿意,连绵不绝地仿佛成为树木林叶组成的幕布,让人看不真切。远远的那里,还可以朦朦胧胧地看见绵延的山脉。事实上,当这大片连接着高耸入云的山脉的茂密丛林映入眼帘的时候,这里便已经脱离了奥克兰帝国的势力范围。

在这从帝国南方边境一直到到西南的落日之洋海岸线的辽阔土地中,肥沃的平原属于几个独立领主,或名义上臣属于帝国,或成为天空联邦的被保护国,夹在两大强国的夹缝中,小日子倒也算得上是有滋有味。

至于那连着群山的绿色海洋,则被称呼为“诺尔多森林”,那是地表三大精灵族之一的诺尔达精灵,又称“木精灵”的故乡。

也许是因为地处人类世界的中心,相比起自己的另外两家亲戚——西北海加尔森林王国中,世代守护着世界树的,与世无争的暗夜精灵;居住在梵雅圣山中,高傲不可一世的太阳精灵——诺尔达精灵相对来说要显得开放和热情很多。

他们虽然也如同别的精灵一样,在领地中设立了大片的禁地,在一般人看来依然有些冷傲,但毕竟还愿意和外人交流。各国中的精灵佣兵和冒险者,也基本上都来自这个族群。

另外,在十几年前,木精灵们似乎在某种奇特的指引之下,开始了一场润物细无声的变革。

这些永远都在注重传统的花匠们,似模似样地成立了一个名叫“诺尔达开发集团”的公司,开放了好几处地方作为旅游景点,还选派了经验丰富的精灵猎手组成“素质过硬,服务优异”的导演队伍,开门接纳八方游客。

于是,当年略显冷清的林中城便这样热闹了起来。

当然,诺尔达森林的面积足足有半个奥克兰帝国的版图那么大,便是精灵们自己也无法观测到丛林的每个角落。这里又埋葬着远古时代和众神时代无数的秘宝和遗迹,以及洪荒时期就生存下来的异种灵兽们,即便是不开放旅游,每年来光顾的冒险者也足够头疼了。

就像所有的类似的位面一样,只要不被魔兽们吃了,被精灵们灭了,这里拥有可以让你获得一切的天材异宝。

于是乎,林外那繁忙的林谷小镇中,来来往往的外地人无非便是三种——游客、商人和冒险者。

奥利维尔应该会是第三种。

他身上穿的是一件整齐而洁净的猎衣,腰间悬着长剑,马鞍边上则是一个圆圆的盾牌。他的衣服和装备似乎都是很普通的样式,胯下的马儿也仅仅到了“应该是匹好马”这样的档次。

可以说,这种冒险者,林谷镇每天都要来个十几二十个的,一点也不奇怪。

可是,当他推开小镇的酒馆时,却不由自主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喧闹的酒场甚至在一瞬间有了冷场的情景。

原因很简单,奥利维尔虽然一身普通的冒险者打扮,但长相实在是太光鲜了。他一头漂亮的亮金色头发,打理得整整齐齐地梳在脑后,蓝色的眼睛显得璀璨而温润,脸上一尘不染,肤色上甚至有一丝银色的光泽,嘴角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潇洒笑容,让人一看便大生好感。

金发蓝眼银肤是北方高原之民的特征,南方虽然少见,还不至于罕见,但这样一位英俊充满贵族风的青年,出现的地方也应该是光辉之城某个大贵族的舞会中才显得协调。

出现在这里,却让酒店里这些风尘仆仆的冒险者和行商们情何以堪。

好在这是一个伟大而奇葩的世界,永远长不大的萝莉真祖、三无的大魔导师、一米五四的骑士公主乱入的时代,偶尔出现一两个打扮得应该去演歌剧的冒险者却也不算太特立独行。

于是乎,酒店里让人尴尬的安静在持续了数秒钟后,很快又转回了喧嚣的节奏。

奥利维尔面对略显拥挤的大厅,略显苦恼地缕了缕头发——不知为什么,这个娘娘腔十足的做派,在他做来却显得非常自然——然后小心且潇洒的姿态避开了众人,磨磨蹭蹭地挨到了吧台前面。

老酒保一边继续擦拭着手中的木杯,一边眯着眼睛打量着来客。他眉毛和胡须灰白,显然是上了年纪,但身体依然健硕,皮肤呈现铁锈般的暗红色,脸上布着伤疤——以生意人的角度来说,这样不亲切的长相很是吃亏,但对于酒店主要接待的冒险者和游商来说,这种限度的“外表狰狞”还处于接受范围之内。

“嗯,欢迎光临,小哥是第一次来这林谷镇吧?”酒保看向奥利维尔,用既不算冷漠,也绝对离热情相差甚远的态度打了个生硬的招呼:“想要喝点什么吗?”

这样做生意,居然还没有破产?

奥利维尔或许想过这个问题,也或许没有想过,他英俊的脸蛋上带着满脸阳光明媚的笑容,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道:“嗯,请来一杯凉开水,如果可以的话,再加点蜂蜜吧。”

酒保用怪异的目光瞄了对方一眼,也没有多说。他端上了一杯透明的液体,里面泡着一些奇怪的树叶,散发出一丝淡淡地清香。

“要喝水的话马厩里有很多,我们这里是酒馆。”酒保面无表情地道:“想解渴,就尝尝这个吧。”

用树叶泡的饮料,这可是闻所未闻的,难不成是从精灵那里学的什么花样?

奥利维尔打量了一下杯中的液体,嗅了一嗅那沁人心脾的清香,微微地呡了一下,两眼顿时一亮,然后猛地喝了一大口。

奥利维尔只觉得:在最初短暂而平淡的涩味过后,却是一种悠远流畅的舒爽在口腔中游动,唇齿之间仿佛都萦绕着让人回味许久的清香。

“嗯,就凭这个口味,我大老远从北方赶回来,就算不虚此行了。”奥利维尔放下杯子,对这不知名的饮料做出了极高的评价,“老板,这饮料难道是诺尔达的特产吗?”

“是……可能也不是吧。”酒保给了一个模拟两可地回答,道:“一个索拉比,盛惠。”

索拉比指的是奥克兰帝国的发行的标准银币,以一杯饮料的价格来说实在是贵了,不过林谷镇的这些专门做冒险者的生意的店铺压根就没考虑过回头客的问题,反正是宰了一个算一个。如果有人嫌贵闹事,坐在门口的两个服务生打扮,但人高马大,肌肉发达,腰间还带着钉头锤的巨汉自然会以他们特有的方式给予亲切的问候。

奥利维尔倒是没有在意,他抛给酒保一枚金灿灿的钱币,笑道:“请再来一杯这种饮料。另外,我需要一个向导,不知道您有什么合适的推荐?”

老板把玩了一下手中的金币,感受了一下其中的质量——这是一枚维基亚帝国发行的诺德金币,即便是从那些黑心游商手中也可以兑换十三到十五枚索拉比。如果是正规的银行,更会达到二十以上。他手一抖,金币已经进了口袋,脸上的表情稍微要和蔼了一些:“客人是一个人吗?如果你想进森林,最好再等上几天,物色一批靠得住的好手组一个冒险者小队,这才是明智的选择。”

“不不不,”奥利维尔摇了摇手指,“我不是想要去寻宝,也不是想要去猎杀什么魔兽。我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旅行者,听说诺尔达森林七大盛景闻名于世,可是路线不熟,想要找一个可靠的向导而已。”

“小哥,你也不必藏着掖着。如果您真是个本分人,大可以去找正规的旅行社,多花一点钱甚至还能请到精灵姑娘做导游,何必来我这家梧园?来我这里的就不会有正经游客和生意人,哪个不是想到那些禁地发上一笔横财的?”

老板的脸上摇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肌肉一跳,道:“当然,这么想的人大多数进去以后就再也出不来了。”

“总是有那么几个发了财成了名的。大众可不会记得那些埋骨林中的,只会记得这些幸运儿。”奥利维尔调侃地啧了啧嘴,又道,“不过老板,我确实只是个普通的游客,嗯,或许不是那么本分吧?”

奥利维尔看了看面前老板,后者什么也没说,似乎在等着自己的解释,便继续道:“您知道,森林中除了七大盛景,还有一些传说中的景致并不在旅行路线图之内。嗯,可惜我偏偏就对那些地方感兴趣。”

“你还敢说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旅行者?”老板用眼神传达以上这个意思,不过他也没有再说什么,沉吟了一下,然后道:“如果真是这样,我倒是有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哦?”奥利维尔露出大感兴趣的表情。

“论起对诺尔多森林的熟悉,除了那些活了几百年的精灵,不会有人比他更熟悉了。”

“听您的意思,那不是精灵?”

“如果是精灵,可能带你去那些禁地吗?”老板的表情似乎在说“这么白痴的问题你居然也问得出来”,然后又道:“其实也差不多……那是一个被精灵养大的孩子哦。”

“被精灵养大的孩子?”向来傲慢到骨子里去的精灵会去替人类养小孩——即便木精灵稍微温和一点,也只是相对而言——奥利维尔脸上的兴趣更加浓厚了,“听起来,真像是一个传奇呢。”

“他已经是个传奇了。”老酒保淡淡地一笑,指了指奥利维尔面前的木杯:“这种唤作‘茶’的饮料,可就是小露西发明的。而且,小店的名字也是他起的,还是有几番风雅的吧?”

“小露西就是我们的密涅瓦,我们的渥金!”吧台旁边一个酒客本来已经喝得半醉,正趴在吧台上打盹,听到“露西”这两个字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突然站起身,举起杯子大声地嚷嚷道。

出乎意料的,在场的人都高高地举起杯子,齐声道:“敬我们的密涅瓦,我们的渥金!”

密涅瓦和渥金都是众神纪元时代的古神,分别是智慧女神和贸易女神,也位列人类世界普遍信仰的圣灵之位。

看得出来,这位被称为“露西”的人在林谷镇有着极高的影响力和极佳的名声,但不知道为什么,奥利维尔从这些酒客的眼中,总能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促狭,怎么看怎么蔫坏。

“这么说,还是一个智慧与美貌并重的小姐哦?”奥利维尔发出一声悠长的感慨:“作为一个巡游世界的旅行家,虽然也能够见识到各种风情的美人,但我依然感觉到自己音乐家的灵魂开始燃烧了。哦哦,到底会是什么样的缪斯女神呢?”

“这些家伙……”老板似乎这群起哄的酒客有些无奈,对莫名其妙燃烧起来的奥利维尔更露出了困惑的苦笑:“小哥啊,是美人自然是美人,不过呢……呃,反正一会你就能看到他了。”

奥利维尔在酒吧中喝完第三杯茶,琢磨着是不是点些食物填填肚子的时候,被梧园酒吧里的这些酒客称为“密涅瓦”和“渥金”的美人终于出现在了酒吧里。

那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五官精致,气质矍雅的美人,顾盼生辉,别有风情。以女子来说,“她”的身高算是很高了,至少有一点七五奥尺,只比奥利维尔矮了半个头。她体型修长健康,却绝对没有摇风摆柳的瘦弱。她有着罕见的黑发黑瞳,便是奥利维尔自认为见多识广,却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发色和瞳色。唯一可惜的是,少女并没有把那头乌黑漂亮的黑发留长,却是剪成了细碎的短发。

奥利维尔不由得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作为一个北国长大的维基亚人,奥利维尔虽然不厌恶南方那些矫揉造作随风摆柳故作扬州瘦马的贵族小姐,但这种英姿飒爽性的美人或许才更符合他的品味。

被大家唤作“小露西”的美貌少女一边熟练地和酒客们打着招呼,一边挤到了吧台边。

“大叔,还是老三样。”

“一打枫糖酒心蛋糕,一只烤兔,两瓶朗姆酒吧。”老板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算是和蔼的笑容,他从背后的柜台下取出了食物和酒,又偷偷向“露西”隐蔽地使了一个眼色,朝一边的奥利维尔努了努嘴巴,然后动作麻利地打起包来。

露西回过头,目光在奥利维尔的身上扫过,目光微微闪烁。她嘴角微翘,露出了雪白的糯米牙,顿时露出了让人如沐春风的营业用笑容。

“欢迎光临,客人是想自驾游吧?没有关系,鄙人拥有诺尔达旅行社五星级导游证书。知识渊博,经验丰富,童叟无欺。不知道客人是希望选择什么样的旅游路线呢?”她看了看四周,又凑前了一点,压低了声音说道:“如果客人希望到一些旅行图上没有标注的地方,那也是可以的。不过,这个费用嘛……”

讶异在奥利维尔的脸上一闪而逝,他搓了搓手,却听“嘭”的一声,已经捧着一朵娇艳的双色玫瑰,递到了露西鼻尖前:“能够见到‘林谷女神’,真是阿芙洛狄忒女神对我这个巡游艺术家平生最大恩赐!嗯,作为初次见面的见证,请您一定要收下这朵来自北国高原的双色玫瑰。这有这个,才能衬托出您的美丽和智慧。”

露西露出了明显的苦恼,无奈地道:“虽然不知道您到底是误会了什么,但作为信誉卓著的五星级导游,是不能随便收受客户的礼品的。况且,就算鄙人收了你的礼物,也绝对不会打折的。”

“没有关系。请您按规矩计费就是,作为一个艺术家,让您为难一定是对艺术的亵渎;但是这朵玫瑰,请您务必要收下。”

露西耸了耸肩,淡然一笑。这个动作非常地男性化,在奥利维尔的眼中,却是一种不拘小节的爽朗气质,分明是萌点中的萌点。

“好吧,如果您不愿意跟团。那么导游的酬金是按照天来收费的。我会按照您希望的旅游天数,规划出一条适当的路线给您审核,同意的话就可以签约了。另外,如果您有什么一定想去的地方,也请随意提出,只要不是太敏感的禁区,我都会尽量满足您的。”露西微微一笑,“毕竟,客户是神嘛。”

“神?呵呵,也就是我做什么都可以了?”奥利维尔嘴上没有这么说,但脸上的笑容似乎正要表明这一点。他擦了擦嘴巴,道:“我想去一趟红枫溪谷,其他的地方就由导游小姐您来决定了。嗯,时期暂时先定为三十天吧。”

“红枫溪谷?”露西微微一怔,“那里的确是诺尔达的禁地,但不算太重要,就算被巡林队抓住了也不会太麻烦。可这个时节,那里的红叶现在还没有开,除了一座众神时代的废弃遗迹,也就没什么可看的了。鄙人倒是推荐翡翠谷,那里的树木和山石在满月下会呈现翡翠的光泽,是诺尔达的梦幻美境之一。现在诺尔达祭司团都还在讨论是不是要开放这个景点呢。当然,如果您愿意多出一点酬金,鄙人愿意带您提前一睹这天下奇观。您不是艺术家吗?这一定会给您提供无限灵感的奇境是绝不能错过的。”

“竟有这样的奇观?既然是您推荐的,我一定不会错过的。”奥利维尔道:“不过,红枫溪谷我是一定要去的。”

露西倒也没有再劝:“顾客的愿望就是我的使命。那么,三十天时间,盛惠三十枚金奥铢,请先付五块的订金。”

面对这笔让绝大多数平民脸色发黑的巨款,奥利维尔甚至连价都没有讲,二话不说便掏出一把金币放在露西的手中:“能够和林谷镇的女神把臂同游诺尔达,这个月一定会是在下此生最美妙的时光。”

掂了掂金币的重量,露西的笑容却显得客套而疏离:“顺便得提醒您一下,鄙人只是导游,不可能再提供超过工作范畴的服务。另外,真有这样需求,我相信您也不会愿意让我来服务的。”

“这是什么意思?”奥利维尔不由得一怔。

“其实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露西道:“还是说,您其实是基佬?”

奥利维尔自认为还算是很聪明的,但也花了整整十秒钟才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以淡定自得的他不由得长大了嘴巴:“您是男……啊,不好意思,也就是说,您是位先生,不是小姐?”

“让您误会了真不好意思。不过这也并不是第一次了。其实,被大家称呼为劳什子女神,我也是很困扰的。”

“那您为什么要叫露西呢?”

“是陆希不是露西……算了,对尔等这些用字母文的蛮夷,恐怕理解不了汉字里面微妙而深厚的含义吧。”

后面那句话奥利维尔没听懂,但他总感觉这个什么“汉字”应该是很厉害的东东。总的来说,当他发现这个让自己心动的美人性别为男的时候,却并没有如同一般的凡夫俗子那样捶胸顿足如丧考妣,他沉吟了三秒钟,脸色抽搐了一下,似乎在挣扎了什么,然后坚定地竖起了大拇指,脸上露出的是银河飒爽美青年的阳光微笑,差点闪瞎了陆希的氪金狗眼。

目录 下一章 : 第一章 谁说穿越是福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