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事情要从30多天前说起。

身为网络安全顾问的傅寒洲接到了一项工作,上面要求匿名检查一下刚上线的全息网游《盛世江湖》。

工作倒是做完了,但傅寒洲撤离数据库的时候,看到这游戏在进行内部测试,一时没忍住好奇心,他顺便逛了一圈《盛世江湖》的世界。

但没想到刚好出现不知名故障,网络断连,他就被困在了里面。

为了防止被主系统追查到,傅寒洲随机了数据库里的一个NPC进行了伪装。

——他将这个NPC给取而代之了。

直接从数据库里进行的替换,让这个NPC从此就变成了“傅寒洲”,在任何典籍资料、NPC记忆里也都是这个名字。

直到内部测试结束,傅寒洲重启了网络,也可以从这个游戏里出来了。

但他倒是没有立刻出来。

因为在这一个月间,他游览了《盛世江湖》里的蒯下府这块地方,觉得风景不错。

唯一的麻烦就是他这个NPC身份,魅力值刚巧被随机的太高了,一下子成为了“湘洲第一美人”,无奈只能天天戴着斗笠、帷帽、面具一类东西。

这期间,傅寒洲顺便进著名的蒯下书院里晃了一圈,用手头的制盐法,换取了一个名誉院长——叫做“典籍”的先生身份,便在人家的藏书阁里住了好几天。

看过了不少的秘籍之后,傅寒洲对这个游戏产生了一点点兴趣,所以就又留了下来,打算训练自己的人工智能——口口。

口口和其他的人工智能不同,它是出自黑客傅寒洲之手的。

可想而知,它身上载满了各种入侵、渗透、解密相关的程序功能,当然,本身也还有相当程度的计算能力。

这些天来,口口便为傅寒洲进行着武功秘籍的计算。

因为剑法听起来很帅的样子,所以傅寒洲让它先进行模拟剑法的演习运算。

——所谓的剑法,抛开其背后的文化光环来说,实际就是人类用手驾驭一种双刃短柄武器的方式方法。

单说人的右手,一般有14根指骨、5根掌骨、8块腕骨,一共27块骨头;肌肉有外侧群4块,内侧群3块,中间群3块,共59条肌肉;神经无数;还有《盛世江湖》里的说法,12条正经脉,包括86个经穴和224个奇穴。

每一个组织部分都相当于是仪器中一个精巧的部件,只能在有限范围内提供相应方向的作用力。

在此基础上,让人工智能口口直接模拟一只手来用剑,穷尽所有可能性,便找出了劈、砍、崩、撩、格、洗、截、刺……等27种基础用法。

将基础用法予以排列组合,便能得到一招真正有杀伤力的“剑招”。

这样的剑招,初步估计有三万多种潜在可能性,让人来试的话,十年可能都不一定能全学会,更遑论使用出来,判出个高下。

但是人工智能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傅寒洲自带的运算核心拥有200亿亿次每秒的运算速度,模拟一只人类手臂绰绰有余,直接用穷举法,把所有剑招都使用一遍,便能得到几个最省力、杀伤力却最大的招式。

而穷举法唯一欠缺的,就是时间。

直到在《盛世江湖》里呆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傅寒洲才终于得到了穷举出来的一半列表,得出一万多种剑招中最强大的200招都被列在了上面。

“200招太多了,累。”傅寒洲在挑挑拣拣,“留下20招,剩下的存在数据库里。”

人工智能口口尽职尽责,将最强的20招演示给傅寒洲看。

虚拟手臂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肌肉的运转,都纤毫毕现,最先进的武功秘籍也不过如此了。

傅寒洲看了,更觉得这款游戏有意思了,还真有一套适用于武侠世界的物理法则在,甚至能够合理演化和创造出自己的武功来。

当日夜里,傅寒洲便溜出了蒯下书院,上山找到了一片幽静之地。

古代山林未经开发,豺狼虎豹横行,非常危险,只有逼不得已时才会有人进这深山。到了晚上,就更不会有正常人来寻死。

这座小香山上,有一片地势低谷,山溪自动形成了一小片寒潭,周边乱石参差,正适合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儿。

傅寒洲摘了斗笠,取出身后的佩剑来,就想尝试一番新得的20个剑招。

不过这地方实在太黑,无奈又得把随身带来的油灯重新点亮了,勉强照亮了脚下的乱石,这才找到了落脚点。

这20招有难有易,傅寒洲先都试了一遍,就挑出了其中用得最顺手的三招,一跃而上了那块最大的溪石。

一剑当空,如贯长虹。

这不是当世凡人琢磨、传承下来的人的剑法。

更像是自然界无情的风雨,像亘古长夜里的寒星。

它无悲无喜、不怒不争,冷酷而又静谧地依循着自己的轨迹。

剑法并没有控制自然,只不过是能借助其中的伟力,就好像伐木作舟、用船帆借到风力,但却始终不可能控制风的朝向、星的轨迹。

这正是人类的渺小之处。

“这应该是所谓的‘无情之剑’。”傅寒洲回想着。

为了给人工智能更多的背景数据,他读过蒯下书院的藏书阁里许多剑法秘籍,但归根结底,那些都是人一代代地学习和演化下来的——是人控制着剑,寻求着更好的御使剑的方法。

但他演化的剑招不是,这三招是寻求剑的极意,根本没有将人的意图纳入演算的范围。

倒不如说,人反而是剑的工具,是剑招现世的一个条件罢了。

要说剑意,世上不可能再会有比这更纯净无暇、更锋锐无匹的剑意了。

但没有考虑人的因素,这剑法相当耗费体力。

傅寒洲只留了一个月,刚修炼的内力也是杯水车薪,试过三招之后,就有难以为继的感觉。

他停了下来,观察着自己手中这把普通的铁剑。

人工智能口口说道:“主人,数据库已更新!可以为招式命名啦!”

傅寒洲笑了一下:“嗯,就叫‘平平无奇的三剑’好了。”

口口:“‘平平无奇的三剑’已收录!”

傅寒洲这就提剑下了巨石,一路上顺手转着长剑玩,溜溜达达地下了山。

他却是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没多久,小香山上,突然又出现了一道人影。

此人黑发如瀑,还带着湿意,雪白衣衫也不齐整,看起来像是沐浴的中途急匆匆离开了一般。

白衣人身形如鬼魅一般,轻功两纵就到了小香山山顶,在那最高处的巨石上站了一下。

他转过头,就看到乱石里栽着一盏油灯——是傅寒洲带了上山、却忘记带走的那一盏。

这盏油灯将巨石上傅寒洲的身影,映照在了对岸一面乳白色的峭壁上,虽然模模糊糊,却还是能够分辨出大致形状。

在小香山的山崖下,抬头时便能看到傅寒洲的影子轮廓。

星空深邃,山雾缭绕,乍一看仿佛是仙人舞剑。

一共三招,式式石破天惊!

等后来的白衣人恍然惊醒,再上山来的时候,此处万籁俱寂,星垂四野。

只见四周草木低伏,留下道道纵横剑意,威压清晰可见,仿佛海啸过后的沙丘。

舞剑山石之下,山溪截流。

白衣人伸手轻轻抚过其中一道剑痕,他腰间的佩剑立刻发出一声嗡然长鸣,如金石龙吟,响彻山林!

“天问。”他低低地道。

等到佩剑重新安静下来,原本的剑痕便如雪斯冰消,失去了迹象。

山溪潺潺,重新归拢到了河道上。

那名舞剑者早已杳无踪迹,只有一盏油灯留在原地。

不过……

白衣人提起这盏灯,在灯柄上摸到了四个刻字——

蒯下荣斋工造。

目录 下一章 : 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