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落胎

我杀了人,我有罪。

荣靖过来时,距我饮下那碗药已过了半个时辰,肚腹内有如刀绞,里面血肉翻腾着,然后顺着腿根滑下,汇成一道道殷红的液体,染红了身下的床褥。

他目光如炬,里面盛着怒火,愤怒气盛:“洛娥,谁给你的胆子打掉这个孩子?”

桌子被他一脚踢翻,器物摔落噼啪作响,我疼得意识模糊,只觉得浑身被粘稠的汗水包裹,难受非常。

我沉默不语。

那药是我自己写的方子,身为巫教的圣巫女,药王谷的传人,这孩子自然留不住。

荣靖没法儿,最后只是逼问在鸣凤阁里伺候的小鸠儿。

得知是我不想要这个孩子,并亲手送他离开时,荣靖的脸阴沉得可怕,咬牙切齿地横我一眼,他道:“侍主不当,把人给本王拖下去,杖、毙!”

小鸠儿的脸刷的一白,脸上血色褪尽。

我道:“事情是我做的,王爷要罚,就请罚妾身就是。”

“你以为我不敢动你?”荣靖伸手掐住了我的脖颈,似要穿破喉管,他用劲儿十足,“洛娥,你不过是苗疆送来我大岳的礼物,一个被皇帝厌弃的礼物。”

说到这里,荣靖眼底的恼怒褪去,眸子里只有冷冰冰的神色,似笑非笑,似讽非讽,却足以将我所有的骄傲打碎。

一年前,苗疆战败,为求和便送了我来,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大岳皇帝把我赏给了荣靖。

一个蛮荒之地来的孤女,众目睽睽之下被帝王毫不掩饰的厌恶,转手赐给了朝堂上赫赫威名的靖王爷。

给足了苗疆下马威,也羞辱够了荣靖。

我是荣靖这辈子洗刷不掉的耻辱。

但他不会杀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呼吸困难起来,抓紧了床被的手开始无力,已经缓缓松开时,荣靖一把甩开了我,转身拂袖而去。

“给本王看好了这里,若是再让本王知道王妃有个什么万一,本王严惩不贷。”

他禁了我的足。因为我残害皇家子嗣。

小鸠儿忙从地上爬过来替我顺气:“王妃……”她眼泪哗哗地流,“王爷明明很是珍视这个孩子,您为何要这样?”

她似乎觉得,只要我生下这个孩子,就能让荣靖看到我这个王妃的存在。

我只能苦笑。

他哪里是珍视这个孩子?他是珍视这个孩子生下来后,可以救他心上人的性命。

我体内有蛊首,本就不能生育,这个孩子来得意外,我原想着是他的孩子,拼了命也要生下来。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荣靖竟然想要孩子的心头血去救人。

这样恶毒的做法,让我坚定了落胎的心。

我不能倾其所有,来为他人做嫁衣裳。

肚子里仍旧疼得厉害,荣靖刚下了命令,小鸠儿想要替我去请大夫,但被拦住,最后我在地上疼晕过去。

因为落胎的事,鸣凤阁冷清不少,数九寒天,府上的人许是忘了还有我这个王妃,炭火和饮食都没送来。

目录 下一章 : 第2章 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