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秋风飒飒,无名小溪轻缓流淌……

万象更新是自然法则。

苍茫的大地,湛蓝的天空,在这光景映照下,更为人间平添了几分颓意。

溪边坐一魁梧青年,英俊的脸庞不时流露出些许忧愁,但眉目间闪过的戾意,却从未消散过。

秋风吹来,让赵宗武那鬓角处发须随风而动。

“嗯……”

随着那声轻叹,赵宗武依旧眺望着诗与远方。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不曾想老天却较了真……;大明天启元年,这真是一个好的时代啊!”

心中带有感慨,余光看着那柄,静躺在身旁的雁翎刀。

远处,尚聚集有十余众。

身躯向后倾斜着,双腿随意盘桓,双手支撑着地面,地面枯草顽强依附着,心中唏嘘却从没停止。

赵宗武曾经不止一次,在心中幻想过。

幻想有朝一日来到大明,那必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但梦想这东西,很多时候只能停留在幻想状态,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若真映射到现实,可能深藏心底的慰藉,也就变成了虚无存在。

来到大明已经有三天了。

但在这三天的经历,却彻底颠覆了,赵宗武长期塑造的历史观。

虽说赵宗武自诩,是一位资深的明史爱好者。

但来自这个时代的恶意,让赵宗武怎也没有想到,这深藏于阴暗下的锦衣卫暗旗,居然是这般高危的职业。

提及大明,恐许多人皆能想到一句酣畅之言。

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尽管明末那段历史,让后世很多人皆不愿回首,但这还是不影响,他们依旧热爱这个时代,热爱这个国度!

只因他们是华夏儿郎!

汉儿之骨顶天地!

赵宗武就喜欢这个时代,虽说大明当下存在诸多问题,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喜欢这个时代。

这是属于强者的时代,属于英杰的时代!

因为热爱,所以喜欢。

对锦衣卫,赵宗武算是了解的,但锦衣卫暗旗是什么?

作为大明皇帝,统治江山的依仗,锦衣卫属于天子亲军,是帝王爪牙!

绣春刀,飞鱼服,曾让其权倾一方,见者无不两股战战!

但‘暗旗’这一组织,赵宗武却没听说过。

可现阶段,驻辽东锦衣卫暗旗,小旗官的身份,让赵宗武这心中很是惆怅。

未在史书中记载的身份,此刻却让赵宗武略带踌躇。

‘辽西私盐案’

这是赵宗武踌躇的核心,这个未在史书中出现过的大案,若揪出背后势力,那将会是天启一朝的惊天大案。

但步步杀机的现状,以及为查明真相而严重折损的队伍,让赵宗武对接下来究竟该如何办案,心中较为起疑。

说来这赵宗武的前身,为报效上司信任,获得更大晋升空间,于是便应上司所托,接下了这个满是嫌疑的案子。

大明在辽东的接连失利,使得皇帝对辽东有所起疑。

作为驻辽东锦衣卫暗旗,暗旗直归北镇抚司统辖,各地暗旗皆属独立机构,相互间没有统带关系。

近两年来大明经历了种种不寻常,辽沈之地的丢失,泰昌皇帝继位一月驾崩,后继者天启皇帝年少……

新皇天启登基,让这位少年天子,对辽东是格外上心,也因为如此,使得本已沉寂许久的锦衣卫,为获得皇帝宠信,就有了此次暗查私盐案的跟脚。

尽管最初派来的指令,不过是一道莫须有的指令。

但谁又能想到,正是这道莫须有的指令,却意外揭开了这个,隐藏极深的私盐案渠道。

已深入局中,再想脱离该局,这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能够查明清楚,那将成为天启一朝的惊天大案!

但赵宗武对此却没有一丝印象,史书中根本就没有此案,显然这个暗查最终是以失败而告终。

其实想想也对,自一开始暗查辽西私盐案的幕后势力,曾经追随的四十余众队伍,如今只剩下了十余众!

本以为是对方过于谨慎,可让赵宗武的前身没想到的是,私贩势力居然在暗旗中,埋下了暗桩!

甚至很有可能这个暗桩,就在这个暗查队伍中!

这也让赵宗武的前身,曾不止一次的去试探,可终究是未能找到蛛丝马迹,甚至带着这种遗憾,最终只留下了这堆烂摊子。

也因为这堆烂摊子,让现在的赵宗武,心中是吐槽不断。

这别人穿越过来,不是王侯将相,就是进士秀才,再不济也是士绅富家子,怎到了他身上,却生生活在猎场中!

整日游弋在生死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喋血搏杀,更成为了一种常态现象。

穿越之初,赵宗武不是没想过脱离暗旗这一组织,但完全接收了原主记忆后,赵宗武心中也明白,想离开暗旗,这是何其艰难!

与其冒险逃离,整日活在被动追杀中,那倒不如化被动为主动,先趁着大势,将驻辽东锦衣卫暗旗,掌握在手中。

“出现这等体量的私贩规模,痕迹又都是在辽西境内消失不见,能承受这规模的,不是建奴,就是草原鞑子。”

“但就眼前的局势来说,以及大明的现状,是建奴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想着想着,赵宗武将心思又放到了辽西私盐案上,若能早日抓住私贩势力的尾巴,那才是破局的关键!

接连不断被神秘势力追杀,这让赵宗武心中满是惊疑,来到大明也有三天,这也让他嗅到了些许暗桩的味道。

暗桩就在队伍中!

并且这个暗桩背负的势力,可能不仅仅只有既得利益群体的,甚至还有可能,已暗中投效了建奴!

甚至也能推测出,这私贩势力为了利益,早已经投靠了建奴!

作为这白水黑土间的渔猎族群,建奴拥有强健的体魄是必然,整日与野兽搏杀,与自然对抗。

本身这个分散的族群,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存在。

但是因为努尔哈赤的出世,使得这个曾经分散的族群,伴随着努尔哈赤的不断征战,也使得其走向一统。

八旗体制的糅合,更让建奴拥有了叫板大明的资本!

这有外因,同样也存在内因,但不管怎样,当下的建奴已经成势。

可渔猎民族终究只是渔猎民族。

在这一点上,就跟农耕民族有本质不同,具体表现就在于生产之道上。因此这才有了,辽西私盐案的跟脚。

“为什么这样的要案,身为驻辽东锦衣卫暗旗的百户,韩虎会将这么重要的案情,轻易转交出来?”

“前来暗查私盐案的人选,皆是我前身亲自挑选的,可即便是这样,这其中依旧是存在着暗桩。”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驻辽东锦衣卫暗旗的内部,会存在多少暗桩?”

“这一次暗查的辽西私盐案,是北镇抚司委派下来的,但这却也是一件,极为烫手的山芋。”

心中不断浮现着一个个揣测,可庞大驳杂的情报,也让赵宗武的脑袋很是头痛,毕竟能用的线索几乎没有。

目录 下一章 : 第002章:狼人杀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