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引子 诸葛妖龛

古人云:盗墓者,伤阴德,祸子孙!

放眼望去,一条巨大的龙脉自高庙子入平地,中间凭空耸起十二座俊俏的山头,称之为‘十二连峰’,再东为当口寺孤峰,自西向东绵延十多公里,如游龙戏珠。而主峰之上淡淡的云雾漂泊缠绕在峰体周围,上面一块“古定军山”石碑静静耸立在那里。

这里是三国时期兵家必争之地,相传魏国大将夏侯渊便是被屠杀于此,千百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冤魂缠绕其中……

定军山下,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大洼,此刻洼地旁聚着四个人,鬼鬼祟祟,像是在商量着什么。

张绍鸿拿着一张地图死死盯着,良久才把紧皱的眉头松开,轻声说道:“祖师爷记载的地图就在前方三百米处,但是几千年来星象变换,地壳也变动了不少,老四你去探探这个大斗是水洞子还是火洞子?”

“是!”老四拿出了一把极为锋利的洛阳铲,这把洛阳铲的头部呈锥形,而且宽度也比一般的洛阳铲短上许多,专门用来翻土的。

很快,一个狭小的盗洞就被打好了。

这个盗洞挖了将近有十米深,老四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新翻出来的泥土,再大力地嗅了几下,眼神里霎时就露出一股欣喜,大声嚷嚷道:“大哥,这是一个火洞子,应该三国之前的年代,而且没有开掘过的痕迹,这一次来我们绝对不会走空了!”

这是切功,还有所谓的嗅功。北派的盗墓贼深谙其道,凭洛阳铲碰撞地下所发生的不同声音和手感,便可判断地下的基本情况。

他们往往在盗墓前,翻开墓表土层,取一撮土放在鼻下猛嗅,从泥土中辨别是否有金属气味,是否被盗过,甚至是哪一个朝代的墓葬。

而老四这俩招已经学的炉火纯青,经过他验证的古墓,基本都八九不离十了。

“好,继续挖,看下能不能直接通过去!”

张绍鸿脸上有些激动,为了这座古墓,四兄弟可是付出了太多的心血,成功在即,他反而有些紧张了起来。

老四一直都是挖洞行家,打盗洞的速度极快,除了偶尔上来透透气,整个人都蒙在洞里面大力地刨土,累了就和其他人交接一下,很快就把这个盗洞打得深不见底。

“小心点,这下面可能有流火层,先给它伏伏火,老三把酸水拿给我!”张绍鸿招呼了一声,随即拿起一个玻璃瓶,将里面的液体一点点的浇在土壤上,顿时,土壤里冒出了一大团浓烟。

那黄色的烟雾仿佛无穷无尽一样,直至持续了十多分钟,那烟雾还在剧烈往外喷发着,把整个洼地上方的天空,都染得一片黄色。

好在这里风大,给大风一卷,倒是消散了不少。

等到黄烟彻底散去,张绍鸿这才来到洞口,在最上面亮了一盏矿灯,然后身体轻巧地朝着深处匍匐爬去,其他三人也是紧随其后。

这个小洞的宽度只有半米,手臂想要完全撑开根本不行,不过张绍鸿的速度极快,很快就爬到了顶端,在下面有一处黑黑的地方,张绍鸿从怀里掏出几根荧光棒,往黑黝黝的斗里扔了几根,暗道的光芒霎时照亮了小半个墓斗。

隐约之间,在一处荧光棒亮起来的方位,他似乎看到有一张惨白的人脸在盯着自己,但是仔细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妈的,有点古怪!”

“老二老三,刀子给我亮出来,老四你拿黑驴蹄子,这墓里好像有东西……”

张绍鸿一边说,一边将手搭在了刀柄上。他又扔了几根荧光棒下去,确认没有什么机关后,这才一跃而下,着地的瞬间身体仿若小猫般蜷成一团,只发出轻轻一声‘哒’,其他的三人也依样效仿。

警惕了一阵子,发现周围没什么动静之后,几人才咽着唾沫,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张绍鸿在墓室的几个角落点上了蜡烛,原本昏暗的地下岩洞顿时亮了起来。

这是个直径上百米的地穴,地上的沙石给凿得光滑,空荡荡的一片,只有一个巨大的龛摆放在正中央。周围的气氛安静无比,在这么阴暗的地方,甚至连一只老鼠蝙蝠都没有看到,真就有点奇怪了,好像整个墓穴就是个死地,直接和地狱连通,没有一只阳间的生物可以存活下去。

“窸窸窸……”

突然,一股细碎的声音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像极了数百个小鬼在窃窃私语,又像极了数千条毒蛇在暗处吐着芯子。

这声音说来也怪,就仿佛不经过空气传播似得,尖锐,嘈杂,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狠狠地塞进了众人的耳朵里,无论怎么挣脱,都挣脱不开!

声音忽大忽小,过了好一会儿才戛然而止。

再看墓道里的四兄弟,一个个衬衫到内裤都湿透了。说实话,此刻张绍鸿的内心还是挺忐忑的,张绍鸿自恃见多识广,但眼下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冥冥之中,他总感觉背后有东西跟着自己,那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的。

密室的墙壁上,镶嵌着许多诡异的神鬼浮雕,这些雕像栩栩如生,画面感十足,无论站在哪里,都仿佛置身于这些魑魅魍魉的怒视之中。

“老二过来,这些墙壁上的东西你看的懂吗?”张绍鸿问道。

张家老二是江湖人,常年走南闯北,阅历自然比其他兄弟高上一层。

“认识倒是认识,不过……神鬼的面部特写,都是在战国以后才开始流行的,但是那时候传播的神鬼都是上天派来的使者,只有在最为尊贵的青铜鼎上才会记录下它们的面目,按常理推断,应该不会描绘得这般凶神恶煞啊!”

“难道这个墓室的主人,来自一个我们不知道的朝代?”老二若有所思的说道。

“等……等等。”突然,他瞳孔紧缩,眼睛越瞪越大,一只手哆哆嗦嗦的指着墙壁:“大哥,墙上的东西是活的!”

老二分明看见,正对着自己的浮雕,先前分明是怒目金刚的模样,但转瞬间,就肆无忌惮的笑了起来。

“什么?”张绍鸿闻言,赶紧打了个荧光棒,但却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咯咯咯!

突然一阵急促的声音从四人身后响来,一张惨白的脸从四人身后一擦而过,随即就没入黑暗不见了踪影。

“大哥……”

“别慌!”张绍鸿强作镇定道:“诸葛老儿一手机关术天下闻名,这是他把活人的脸皮割下来,用川西老盐腌制,拼在了傀儡的身上。别自乱阵脚,被它们给引到陷阱里去了。”

说完,他连续丢出了几个冷烟火,把这个四方秘室照亮一些,众人悬着的心这才稍稍安定。

老二的脸色有些发白,他离那闪出来的东西最近,刚才分明看到,这个傀儡脸上做出了人性般变化的表情,也就是说,这傀儡可能是有自己思想的……

不过此刻他一个字也不能说,说出来只会吓死大家。

老三慢条斯理的解开包裹,放出一只鹅来,几个人一步步跟在鹅的后面,走向中央的大龛。

借着冷烟火的光芒,张绍鸿发现,这个龛是由铜水浇筑而成的,约莫两米的个头,不知道搁了多久的时间了,上面早已布满一层油腻腻的铜绿。

和墙壁一样,龛的表面也雕刻了许多阴气森森的人脸,有哭,有笑,还有生气和悲伤时的表情,一张张脸五官逼真,连汗毛都看得清楚,仿佛要从青铜里钻出来似得。视力不好的人,还以为是青铜大龛上,平白无故的长出了许多活人的头颅!

“要不要把这个大龛抬起来看看,估计陪葬品都藏在里面!”老四有些犹豫地说道。区别武侯祠的是,这个大斗很可能是诸葛亮真正的埋骨之地,如果没有先祖的地图,他们是决计不会找到的。要说诸葛亮不在自己墓里留点杀手锏,任谁都不信,可就这么空手而回他又不甘心。

“慢着,且容我一算!”

老二微眯着眼睛,死死盯着那个大龛,随即将手中的六枚铜钱抛出,结果全部反面朝上,是一个罕见的凶卦。

“大哥,还是走吧!墓里的东西咱们惹不起。”

“得了老二,你就收起那套狗屁算命吧,我就不信这大龛里还能飞出条龙来!”

老三骂骂咧咧地说道。

“必须开!老二你害怕就站在这边,为我们掠阵。要是有什么粽子僵尸,直接送它去西天见佛爷爷。”张绍鸿咬牙轻轻道,倒斗之人哪有空手而回的道理?

说罢三人就卷起衣袖,掰着一处边角,想直接把这个龛掀翻。

“砰!”

突然一声巨大的枪声把三人吓了一大跳,那个微微被抬起的大龛又摔了回去,张绍鸿回过头去,却看到老二瑟瑟发抖,脸色铁青的跪在地上,手上的枪口还在冒烟,看样子连什么时候走火的都不知道。

“你个废物,让你盯梢,乱开枪干什么?”张绍鸿气的一脚将老二踢翻。

“我……我看到一个影子,正从那个大龛的缝隙里爬出来,那是妖龛,是妖龛……”老二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豆大的汗珠把衣服都打湿了。

“是不是那些人皮傀儡?”

张绍鸿强忍住怒火问道,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老二做人是相当稳重低调的,而且还是算命先生出身,怎么会被一个傀儡给吓成这样?

“我看到老四了,那影子的脸,长得跟老四一模一样……”

老二一句话说完,在场众人就全明白了,几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老四更是给三个哥哥看的头皮发麻:

“要不然,我们赶紧退出去?”

“不用,这里可是诸葛亮的主墓,看这龛模样古怪,里面肯定隐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而且刚才大伙也开了一条缝,要是有危险早感觉到了。这里他娘的都是脸,老三看到的东西可能是和老四有点像,光线不好,看走眼了也很正常……”

张绍鸿沉思许多,还是决定打开这个龛,如果里面隐藏了稀世珍宝,那这次就真赚大发了。

四兄弟对视一眼,再次抬起了眼前的大龛,可贪婪成性的他们并没有注意到,他们所点的几根蜡烛,不知道什么时候火苗已经变成了森森绿色。而老四的表情也变奇怪了起来,他的整张脸开始扭曲,眼睛、鼻子也开始位移,看起来狰狞无比,只是此刻大龛已经掀开,大家早已被里面端坐的东西吓的汗毛孔倒竖,哪里会去注意老四的变化。

“桀桀桀……”

老四那张被绿烛火映照的脸,突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把其他三人吓了一跳。

张绍鸿刚要抡起工兵铲,便被架起来的大龛当头罩了下去,而老四也是摇摇晃晃地摸索到老三的脖子,张开森森白齿,一口咬了下去……

目录 下一章 : 第2章 十五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