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项家子弟

秦始皇死了!突然病死在巡游天下的路上!

祖龙皇帝是一位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伟大人物,传说他其实是商人吕不韦的儿子,没有赢氏血统,生母在某方面十分放纵,给他鼓捣出了两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出身背景神秘还有些丢人。然而秦始皇本人却是雄才大略,灭六国吞天下,统一钱币文字度量衡,一举奠定华夏数千年大一统的坚实基础,功在千秋,是中国历史上当之无愧的千古一帝!其丰功伟绩,还直接影响了整个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

秦始皇也是一个当之无愧的暴君,对民力的滥用程度,在中国历代皇帝中毫无争议的排名前列,修长城筑驰道建灵渠,北击匈奴南征百越,丝毫不去考虑让百姓修养生息,一个劲的只是逼着老百姓干活打仗,徭役沉重到让人无法忍受,再加上秦朝法典又是出了名的死板严厉,苛刻繁杂,动辄斩首、剖腹、断肢或黥面,已经习惯了在秦国严法峻刑下生活的老秦人倒勉强能够忍受,被迫臣服于大秦的六国遗民却是苦不堪言,对秦法和逼迫他们接受秦法的秦始皇恨之入骨。

所以,秦始皇的死讯被大秦朝廷正式的公之于众后,不但没有多少的百姓臣民愿意为他伤悲落泪,相反大多数的天下百姓还悄悄松了口气,庆幸上天终于带走了这个残忍而又好大喜功的大秦皇帝。而更极端者,甚至还有一部分人为他的死拍手称快,欢声大笑。

“暴君死了!苍天有眼!秦王那个暴君终于还是死了!死了——!”

大秦泗水郡东部的下相县(今宿迁)北郊东部,荒无人烟的沂河岸边,就有这么一群深衣木屐的青年在为始皇帝的死而欢呼雀跃,发自内心的放肆呐喊中,这群青年还继续沿用了六国臣民对秦始皇的旧称,不愿尊称始皇为帝,大胆不敬之至,语气也对秦始皇痛恨之至。

这群青年的打扮虽不十分出众,有些人还束着发没有及冠,却人人带刀佩剑,个个气度不俗,气质模样与寻常百姓截然不同。而他们如此痛恨秦始皇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们全都姓项,都是和楚国名将项燕有着血缘关系的家族后人,其中的项庄、项雎、项猷和项它等人,还直接就是项燕的亲孙子和嫡亲曾孙!

项氏家族世世代代都是楚国将领,楚国是被秦国灭亡,项燕也是为了保卫楚国而战死疆场,秦国和秦始皇对于项家来说不但有灭国之仇,还有杀亲之恨,这会秦始皇的死讯传来,项家的后人当然要痛痛快快的振臂欢呼,发泄心中喜悦!

“暴君死了!死得好!死得太好了!”

项家众人肆无忌惮的欢呼声在泗水河面上回荡,此起彼伏,久久不歇,但也有不合时宜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一个十七八岁身体有些瘦弱的青年男子一边向众人拱手,一边很是小心地说道:“诸位兄长,是不是该小声点了?如果让人听到了告到了官府里,怕是会有麻烦。”

“项康,怕你就先回家去。”人高马大的族兄项声语气轻蔑,说道:“这地方你难道没来过,周围几里别说人了,就是鬼都没有,还用得着怕人听见?”

“对,怕你就先回去。”

“怕你就先走,虎狼秦王和我们项家有血海深仇,现在他死了,我们高兴一下都不行?”

项家兄弟纷纷附和,全都对项康的警告不以为意,年龄偏小在众兄弟中人微言轻的项康万分尴尬,好在另一个族兄项庄及时开口,说道:“众位兄弟,项康也是一片好心,我们还是小心些的好,现在我们的两位叔父都被官府通缉,被逼着逃出了下相,虽然没有牵连到我们,但官府说不定就已经注意到我们了。我们这么喊如果真被人听到了告到了官府,官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目前在场的项氏众人中就数项庄的年龄最大,平时较量武艺也数项庄的身手最好,他也开口这么说了,项氏众人众人也就收敛了一些。惟有项声还有些不服气,道:“告就告,真把我逼急了,一刀宰了城里那些暴秦的狗官!”

“少说气话。”项庄摆了摆手,说道:“杀一个暴秦的狗官倒是不难,但杀了他以后你怎么办?象叔父和籍兄一样亡命天涯,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项声也终于讪讪闭嘴,老实随着众兄弟在泗水岸边散步,不再大喊大叫的欢呼庆祝秦始皇断气,期间项冠提起了一个话题,向项庄问道:“兄长,两位叔父和籍兄他们,可有消息?”

“没有。”项庄摇头,说道:“他们应该是怕连累到我们,故意一直没有和我们联系。不过还好,以二位叔父和籍兄的本事,我们绝对用不着替他们担心。”

“那是当然。”项冠微笑说道:“尤其是籍兄,最用不着替他担心,谁敢惹他,是谁倒霉!”

“岂止倒霉?真要是把籍兄惹火了,他能空手把人撕了!他那力气,天下有谁比得过?”

“几年不见,也不知道籍兄现在怎么样了,能举多重的鼎了?”

“扑通!”

突然传来的落水声打断了项家众兄弟的热情讨论,项庄和项冠等人赶紧回头查看情况,却见沂河激流中正有一人在挣扎起伏,再仔细一看后,项庄和项冠等人顿时叫苦,原来失足落水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最早劝说众兄弟谨言慎行的项家子弟项康。而更糟糕的是,项家子弟中还有人焦急说道:“谁会水?快救他!项康不会水!”

还好,落水的项康虽然不会水,还十分倒霉的掉进了水流遄急处,转眼就被冲出了不短的距离,但是在场的项家子弟中却有好几个人精通水性,又是同宗同族的兄弟义不容辞,马上就跳进水中去救人,在经过了一番辛苦努力之后,终于还是把不会水的项康从河里救了出来,拖到了岸上抢救。

被急流冲出太远,落水的时间有些过长,连呛带吓之下,身体本来就有些羸弱的项康被救上岸后已然昏迷不醒,呼吸也十分微弱,还几近消失,幸得项家子弟中有人懂得施救,招呼众兄弟把项康抬到一块大石头上爬下,用石头顶住他的肚子,按他脊背逼着他呕出腹中河水,又给他揉胸口掐人中,辛苦抢救了许久,才终于是让项康口中发出呻吟,悠悠醒转。

“项康,你没事吧?怎么样了?”

好几个项家兄弟都这么关切的问,然而项康却是昏昏沉沉,口中呻吟出来的,尽是一些项家兄弟根本听不懂的言语句子……

“……别跳,千万别跳。想开点,钱没了可以再挣,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德国输给韩国只是冷门,下场买巴西赢,保证可以把你的本扳回来。”

“不要拉我……放手……你太重了……我……不行了……救……救命……”

项康无意识的呻吟虽然微弱,还有些断断续续,然而在场的项家子弟却大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同时也正是因为如此,项庄、项声和项冠等项家子弟难免开始面面相觑,都说道:“项康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德国?周天子分封诸侯的时候,有这个德国吗?”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章 说话得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