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诱慕(一)h

沉落站在酒店的走廊里放风,今晚的应酬她被人一个劲打趣敬酒,渐渐地也就醉了。好不容易找机会溜出来,她并不算回去。如今是盛夏,华北又比关东州热,她的细纱旗袍被汗水打湿,她一个劲用手扇着驱逐燥热。

小林弥生从她身后走过来,看着她挺翘的屁股,纤细的腰肢。他忍不住一把抱过她,双手不安分地隔着衣服摸着她。沉落被他摸得哆嗦起来,她转过身靠在墙上,仰头看着他“别动,这有人呢!”

小林没理会她,他解开了几粒旗袍盘扣俯下身细细密密地亲着,他用一只手扶着她的腰是他贴在自己身上,另只手顺着旗袍的开叉摸上去解开她系着的丝带,那小内裤就掉下去,他又抬起她的左腿盘在自己腰上。

沉落被他亲的发晕,身上也不自觉情动,她迷离的半闭着眼解开他的拉链,掏出他的物件撸了撸。小林的呼吸更急促了,他扶住她的腰挺身没入她湿润的身体。沉落尽可能压低声音呻吟着,承受着他的撞击搅动,直到双腿发软他才释放出来。

沉落被他紧紧抱住,才免于跌倒,她看着他眼中的欲色,咬咬唇凑到他耳边“还不够呢。”说完她替他整理好衣服,转身就跑。

小林反应过来,马上去追,沉落发出咯咯的笑声,她丢掉高跟鞋却被他借机抱住。光着脚被他从身后抱起来一路推到阳台上,晚风吹拂,她有几分清醒,可下一秒就被人从身后狠狠插进去。她惊呼一声:“别,楼下有人!”

小林凑到她耳边:“怕什么,你不喊他们不会知道你在做什么。”

说着,他还故意深顶了几下,看着沉落被憋的通红的脸,他笑起来。

沉落低下头看着他撑在阳台的手抚上自己的手,她被他弄的一荡一荡的,楼下就是繁华的街道,她羞红了脸,可这种奇异的快感刺激着她不想结束。现在她浑身都湿透了,滑腻的液体顺着腿心流下去,这个姿势可以深入地更多,她渐渐无力地靠在他身上。这次结束时,她软软地被他抱着塞进车里。

回到住处,他又抱着她一路来到浴室,她躺在他身上任由他给自己搓洗着,不时哼哼几句。

小林轻轻亲着她的脸蛋,她扭着。这点燃了两人的情欲。

猛然间,她想到一件事:少佐,我明天去接享善大人的妹妹,你同意了吧。

她转过头讨好地笑。

“你拿什么换呢?”小林把她整个人翻过来跨坐在他身上,慢慢摸着她雪白的大腿和腰肢。

沉落感受到他那物件又立起来,抵在她后腰上。她挂着娇媚单纯的甜笑撑起身子在他饶有兴趣地注视下扶着他的物件对准下身,猛的坐下去。热水顺着一起涌入,她被涨得软了身子,可怜巴巴地瞅着他,轻轻磨着下身。

“怎么不动?”

“动了啊!”沉落委屈地撅起嘴,夹紧腿绕了几圈。

“言而无信。快点!”小林戏谑地看着她。

“太累了。”沉落嘟囔着上下套弄起来,约摸几十下她终于绷不住地倒在他路出水面的胸膛上。下身被摸得肿起来,快感和疼痛交织让她说不出什么滋味。

小林没怜惜她,他还硬着便自己深顶起来。沉落被顶的起起伏伏,终于在他释放的同时也喷出着水来。

“不行了,玩坏了。”她低声嘟囔着,可怜楚楚地靠着被他托举着离了他的身体。

“不会。”小林替她仔细擦洗了又把她抱出浴缸。两人滚在床上,她被他抱在怀里睡着了。

细碎的阳光透过布帘洒在宽大的双人床上,雪白的被子高高隆起,细看是一具蜷缩的身体。屋内一片静谧,半晌那团隆起慢悠悠动起来,接着几声心满意足的哼哼传出来,一只莲藕似的手臂自被中探出来在身畔摩挲着。

可偌大的床上仅有一人,于是那手臂摸了摸便颇为失望地缩回去,紧接着整个被子都掀起来,被中的女人面色带着初醒的潮红,她拢了拢身上散落的衣袍,掩饰住一身冰肌玉骨。胡乱摸了摸脸,朦胧的睡眼清明了不少,抬手按了按床前的电铃,门吱嘎开了,一个怯生生的小姑娘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立在床前。

“小林少佐呢?”那女子懒懒地靠在床上,闲闲地打量着小姑娘。

“少佐去处理公务了,他让徐小姐您好好休息,我们便也没打扰您。”

“哦。”这声抻得极长,不明不白地让小姑娘颇为摸不清她的意思,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徐小姐。

徐沉落看着她的样子,笨笨的却又带着可爱,忍不住笑了笑“好了,你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能吃人?你去帮我烧一杯茶好不好?”

“嗯。”那姑娘见她一副亲亲热热的样子,便也放松下来,笑了笑跑出去。

沉落掀开被子起身推开窗子,静谧的氛围瞬间消散,远处隐隐传来练兵的声音,她听着心烦便离开窗前自顾自地洗漱打扮起来。

“徐小姐,茶来了。”小姑娘端着茶盘出现在门前,见到沉落费力地别着头发,忙放下茶去搭一把手。沉落松开手端起茶笑盈盈地喝着看着那姑娘替自己打扮着。

“我好看吗?”半晌,沉落突然问道。

姑娘看着镜中明艳不可方物的她一瞬间失神,愣愣地点点头。

沉落笑笑“弥生也是这样说的。”

“少佐对小姐真好。”小姑娘低下头脸颊飞红。

“昨夜可有什么事发生?”话题突然掉转,倒是给那小姑娘解了围。

“昨夜伊藤少佐抓了一批企图混出城的女人,其中有一位坚持称自己是叶赫那拉氏的格格,让我们放了她。”

“那姑娘在哪?”沉落突然来了兴致。

“被扣下了,听说要和其他女子一起慰劳皇军。”

“小林少佐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

“嗯,我知道了。你快一些,一会派人给我找一辆车,我要去一趟关押那批女人的地方。”

“是。”

镜中沉落眼神渐渐凝重起来,这次她受好友所托,将他的妹妹接回去。可好巧不巧这姑娘偏生在攻城那日提前走了,眼下可是麻烦事,这姑娘若当真沦为慰安妇,她委实不知如何和那位身为军需官的朋友交代。

急忙打扮完,她顾不得早饭便匆匆上了车,一路频频催促那位不怀好意地打量自己的司机。若是平日,她必会揶揄那胆大妄为的司机一番,可今日另有急迫事,容不得她多想。

终于到了关押那些女子的大宅,她匆忙下了车,忽视两侧士兵的问好自顾自走进去。正要推开那门时,身后的传来一阵脚步声。

“徐小姐要做什么?光明正大抢人?”来人一身日本军服,硕大的肚子泛着油的脸蛋都让她一阵作呕,可面上,沉落仍是不动声色地笑笑。

“吉田少尉这话怕是说得不对,我怎么会抢人。我是受享善大人嘱托替他接妹妹回家。若是吉田你扣下军需官的妹妹,这出了问题可不是小林少佐能兜得住的。”

“可您怎么证明她就是享善大人家的小姐?空口无凭,若是您这样贸然去找,那些女人伤了您在下可不好和小林少佐交代啊。”

“那不妨由您陪我进去找。这是享善寄来的照片,总不会出错。”沉落递上照片笑嘻嘻地看着吉田。

吉田接过照片,细细看了看背后的签名和印章,严肃地对两侧的士兵低声吩咐几句。

“请吧,徐小姐。”

沉落猛地转过身,推开门一股子陈腐的味道涌上来,逼得她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房中静悄悄的,她借着昏黄的油灯扫视一圈,屋内三三两两地散落着偏题鳞伤的女子,她们抬起头满怀同情地看着身后跟着几名凶神恶煞的日本军官的沉落。

“谁是叶赫那拉·清桐?”沉落并没向前走,她晃晃手中的照片,眯着眼看了一圈,无人应答。

“你哥哥来接你了。”沉落的话刚落,那些女人眼中的怜悯瞬间换成仇恨和嫉妒,逼得沉落退后两步。

“我是。”一个虚弱的声音自角落里传出来,沉落看过去,一身月白旗袍的女孩扶着墙站起来,怯生生地看着她。

“你出来一点。”灯光昏黄,沉落实在看不清个所以然来,她向她招招手,带着几分风情,那些女人碍于在场的日本士兵只能强压着怒意,眼神却恨不得将沉落撕碎。

那女孩走上前,沉落轻佻地抬起她的脸,比着照片看看,点点头“吉田你看,我可没骗人。”

吉田细细看了看,“倒是不错,可是带走这位小姐可不是在下说了算,还需要……”

“我知道,这让小林少佐知会你们少佐一声就行了。行了,这人我带走了,吉田,知错能改是好事,我相信小林也一定会替你美言的。”沉落笑了,她拉住不明所以的清桐绕过吉田走出去。

“你是清桐是不是?你嫂子是我的朋友,这次是你哥哥让我来接你,可偏生我们这样错过了,差点酿成大错。好在我补救及时。他们没伤到你?”沉落絮絮地说着,将清桐拉到车上,浅笑着看着她。

“你是谁?真是哥哥让你来的?”

“对啊。我叫徐沉落,是滨城日报的报社老板。”沉落伸出手递去享善的信。

清桐接过了,将信将疑看了看“这是真的?”

“当然,你哥哥的私印我们是没有的。何况慰安妇已经是很糟的下场了,跟我走至少结局是未知的,一旦比慰安妇好,你不就赚到了?”沉落拍拍她的手,善意地笑着。

“你和日本人什么关系?”

“这个嘛,我是小林少佐的女朋友啊。”沉落笑看窗外。

“你是汉奸。”清桐冷冷吐出几个字。

“随你怎么想啦。”沉落眼眸暗了暗,瞬间恢复光彩,她取出口红补了补“我要带你回东北,你哥哥在等你。”

“我哥哥是不是做了汉奸。”清桐脸涨得红,手也攒起来。

目录 下一章 : 第一回·诱慕(二)微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