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惊险

大周,康宁十年

都城,洛安――

除夕将至,各家各户除了准备年货,不少人家都会去寺庙祈福,若说洛安城中哪家寺庙香火最是鼎盛,自然就属万安寺。

故而在这些时日,万安寺门前可谓车水马龙。

这时,一名妇人刚从马车上下来,待抬头时,不禁愣了一下,扶着她的嬷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便回到:“夫人是在看前面那个紫衣妇人吗?那位是安平侯的侯夫人沈氏。”

“沈氏?是忠毅候的嫡长女沈如嫣?”

“回夫人,正是。”

“真的是她?”妇人似乎有点惊讶,“我未出阁之前和她也有几面之缘,记得她明明是个张扬明媚的女子,怎么如今看着郁郁寡欢的样子?”

“夫人这几年不在洛安不知道,这沈小姐和安平侯虽是圣上赐婚,但夫妻关系冷淡,之后安平侯将自己的表妹陆氏抬进来做了姨娘,夫妻关系更是糟糕了,说起来这侯夫人也是可怜。”

“原来是这样……”

嬷嬷看着自家夫人不胜唏嘘的样子,安抚道:“夫人心善,不过要老奴说,这侯夫人也不算太倒霉,至少有一双乖巧的儿女,只要这两个孩子好好的,将来这侯府还不都是她的?而那陆氏自然也不足为惧了。”顿了顿,又道:“夫人,咱们赶紧进去吧,不然待会儿人该多了。”

妇人闻言,便点了点头。

而这厢,沈氏不知自己被议论着,或者说,她也不在乎这些,只有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眼神才会变得柔和慈爱,然而,当得知自己求的签是下下签之时,脸色便有些苍白。

愣神之际,感觉到有人在摇着自己的衣袖,目光望去,发现是自己的女儿卿琬琰,不禁莞尔一笑,道:“怎么了?”

卿琬琰是安平侯的嫡长女,今年十岁,生得明眸皓齿,只是身材娇小,小脸圆润,瞧着似乎才七八岁,此时圆圆的脸蛋满是担忧,道:“娘亲您怎么了?瞧着脸色很不好。”突然像意识到什么似的,“哦!是不是方才那个大师说娘亲的签不好让您不高兴啦?娘亲不要担心啦,一定是那个大师说错了!”

瞧着女儿一脸笃定的样子,沈氏好笑道:“你个小丫头,怎么知道人家大师错了?”

小姑娘眼珠子转一转,脆生生道:“凡是说娘亲不对的都是错的!”

“噗!”沈氏终于绷不住了,哭笑不得的看着女儿,“哪有你这样判断是非对错的?”

“就是这样的!”小姑娘挽着自家娘亲的手臂,一脸骄傲,“反正在琬琰心里只有娘亲才是对的!”

“隽儿也认为姐姐说得对!凡是说娘亲不对的都是错的!”

说话的人是卿隽,沈氏的小儿子,今年六岁,生的粉雕玉琢,此时如小大人般点着头煞有介事的说着话,那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这下沈氏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嗔道:“你们这两个小调皮,就会哄娘开心。”

陶嬷嬷看着沈氏终于笑了出来,这才舒了一口气,安抚道:“要老奴说,这签文也做不得准,夫人不要因为这虚无缥缈的东西而伤神,再说,夫人您看小姐和世子不仅生得样貌出众,还如此孝敬您,有这么一双儿女,放眼洛安城,也没几个有夫人这般福气。”

“你也学着这俩调皮鬼哄我。”虽这么说,但是沈氏脸色到底是好了不少,可是想到今日出来时,那陆姨娘不同寻常的举动,还是有些不放心,“陶嬷嬷,你说,陆姨娘今早居然那么殷勤的过来送我出门,究竟是什么意思?”

陶嬷嬷也不解,说起来这个陆姨娘这些年可是占足了安国公的宠爱,即便是在产下二小姐之后再无所出,安国公依然对她宠爱有加。这些年,沈氏也很少让陆姨娘来请安,只求眼不见为净,而这个陆姨娘倒也顺水推舟,很少去找沈氏。

可这次,却一反常态的主动来送沈氏,委实有些奇怪,可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可疑的,却越发让人摸不着头脑。

陶嬷嬷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便道:“老奴也不知道,不过她再怎么折腾,也越不过您去,夫人大可不用为此烦心。”

沈氏想想也是,便把这件事暂且抛诸脑后。

直到过了申时,主仆几人才乘着马车回府。

原本几人还在说笑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声马的嘶鸣声,紧接着就感觉到剧烈的摇晃,登时几人脸色一变。

“姐姐!隽儿怕!”卿隽到底是个六岁的娃娃,遇到危险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抱紧身边的姐姐寻求保护。

“有姐姐在,隽儿不怕!”卿琬琰抱紧卿隽,虽然平时在弟弟面前总是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可她其实也不过十岁,这种情况下终于露出了不安惶恐,还是沈氏把她连同卿隽都紧紧的护在怀里,她的恐惧稍稍消去了一点。

陶嬷嬷一边试图扶着沈氏,一边对着外面的车夫喊道:“赵明!到底怎么回事?”

很快外面传来赵明不稳的声音:“夫人,这马好像惊着了,小的稳不住它……啊!”

“赵明!赵明!”

可无论怎么呼喊,始终没有赵明的回声,陶嬷嬷心下一沉,回头看到沈氏紧紧抱住怀中的儿女,用瘦弱的身躯护着两个孩子,她忙摇摇晃晃地爬到另一边抱住卿琬琰两兄妹,并大声对着外面呼救:“救命!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章 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