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魂穿异世失灵力

瀚天大陆的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一个白衣少女趴在沙滩上一动不动,身旁还滚落着一个冰蓝色的水晶球。

一个灰蓝色的透明小精灵落在少女脸颊上,挥舞着翅膀轻轻拍打着:“主人醒醒,主人醒醒......”

不知过了多久,那女孩的手指动了动,慢慢地苏醒了过来。

端木汐艰难地睁开眼,脑中一片混沌。听着小影的喊声,她狠狠地拍着自己晕晕的脑袋,缓缓地坐起身。

这是哪里?自己竟然没死。

“主人,是我用玄灵秘法把你送到了这个瀚天大陆。这里的玄灵之力最为充裕,很有利于主人你日后的修炼,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主人你......”小影看着端木汐有些欲言又止。

端木汐依旧抚着额头,看着小影吞吞吐吐的样子,有些不解,“怎么了?”

小影一咬牙,直接道出事实,“主人,你,你变小了。”

......

端木汐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变小了,身体也变小了。

端木汐震惊中忙拿起身旁的水晶球想要看清自己的样子,水晶球上印着一个白衣女孩,女孩大概十岁左右,一头青丝有些凌乱地披散在腰间,皮肤白嫩如凝脂,稚嫩的脸上带着点婴儿肥,一双深紫色的眼眸满是迷茫,原本该是粉嫩的唇瓣此刻尽是苍白。

这分明是自己十岁时候的样子啊,自己竟然变回了十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自己是该高兴自己年轻了七岁,还是该难过自己又得从十岁那年重新来过。

端木汐定了定神,重新看向水晶球中的自己。不对,这可能不是她的身体,这衣服不是她当初穿的迷彩服。端木汐急忙想要拉开自己的衣服,可是这白色衣衫却怎么也拉不开。

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远处的大树上面,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正冷冷地看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这无人小岛怎么会有人呢?难道也是为了水灵果而来?

好一番折腾之后,端木汐终于打开了自己的衣衫,露出了里面的藕色肚兜,白皙的肌肤在阳光的照射下,发着如玉般的莹莹光泽。

看到这样的美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闪了闪,随后移开眼睛,看向别处,只是那张绝美的脸上染上了可疑的红晕。

端木汐低头看了看自己肚脐眼的右边,没有,真的没有。她不可置信地伸手摸了又摸,肌肤如羊脂玉般细腻光滑,这真的不是她原来的那具身体。

小影有些无语地看着端木汐的动作,撇了撇嘴道:“主人,注意点形象啊,就算这里没有人,也还有只小精灵啊。”

主人平时不会这样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影,这不是我原来的那具身体。”端木汐一边说着肯定句,一边开始整理衣衫,只是这里的衣衫似乎特别难搞。

......主人这是什么意思啊?明明和原来长得一样啊,只是比以前小了点。

听到小影的心声,端木汐眉头紧蹙,“只是长得一样而已,这具身体上没有我开阑尾留下的疤痕,所以我应该是灵魂穿越到这具身体里。”

“怎么会这样?”

小影大惊,随即似是想到什么,急道:“那主人你的玄灵之力呢,还在不在?”

端木汐试着凝聚体内的玄灵之力,可是很快她就发现她现在的这具身体里面一丝玄灵之力都没有。

端木汐那美丽的紫眸中闪过一抹黯然,看来她真的要从头开始重新修炼了。

与她心意相通的小影也知道了她这具身体里面没有玄灵之力,她有些后悔送主人来这瀚天大陆了。要知道这瀚天大陆可是以武为尊的,没有武力在这里根本没有办法生存下去。可是她的玄灵秘法只能使用一次,她们是没有办法回去了。

没办法回去了吗?那爷爷要怎么办?

端木汐回身环顾一周,只见自己前面是无边的森林,后面是无尽的大海......

既然回不去,那就努力在这个世界活下去,这样才能对得起全心全意对待自己的爷爷。

“小影,跟我讲讲这瀚天大陆的事吧。”端木汐带着小影慢慢朝着那边的森林走去。

“好。”

而那边树上的绝美少年也终于回过头来,只是那里却没了那女孩的身影,少年愣了愣神,随即纵身一跃,消失了。

......

瀚天大陆以武为尊,分为两种:一种是玄师,一种是灵师。

玄师,修习的是玄气,善于近身攻击。玄师从低到高分为九个等级,分别是:玄士,玄师,玄宗,玄王,玄尊,玄皇,玄帝,玄圣,玄神。每个等级又分为低级、中级、高级、巅峰四个阶段。

灵师,修炼的是灵力,善于远程攻击。灵师从低到高也分为九个等级,分别是:灵士,灵师,灵宗,灵王,灵尊,灵皇,灵帝,灵圣,灵神。每个等级又分为一到九,九个小级。

灵力,不是每个人都能修炼的,想要修炼灵力成为灵师,必须要有灵根,灵根有风、木、水、火、土、冰、雷,七种属性。

不同灵根的灵师发出的灵力颜色也不同,风灵力是青色,木灵力是绿色,水灵力是蓝色,火灵力是红色,土灵力是黑色,冰灵力是白色,雷灵力是紫色,随着等级的提升,灵力的颜色也会加深。

玄师可以认主法宝,而灵师则是可以契约灵兽。灵兽也有风、木、水、火、土、冰、雷,七种属性,拥有相应属性灵根的灵师只能契约相同属性的灵兽。

除了玄师和灵师之外,瀚天大陆还有炼器师和炼药师这两种特殊的职业,之所以说他们特殊,是因为他们的修为不一定比灵师和玄师高,但是他们的地位却比灵师和玄师高得多。

目录 下一章 : 第2章 经脉受损难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