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十万青山埋芳魂

十万青山,郁郁葱葱,这是乌河国和大梁国的边界,此时夜已经深了,一个窈窕身影从山间穿过,沿途留下几滴红色的液体,消失在乱石中。

蓝夜深深的喘息了一口,哪怕是她内力深厚,这一天一夜未休息也有些吃不消了,更何况肩上还带了伤,虽然箭已经拔出,但也只是胡乱洒了些药粉并没有时间包扎,伤口没有愈合又有些撕裂了,不停的有血滴下来。

身后还能听到追赶的声音,蓝夜四下一看,矮身藏进一处凹下的石崖,现在她的体力和追兵硬拼是万万没有胜算的,只望能借着夜色和地形躲一躲。

肩上的痛早已经麻木,但抵不过心里痛的万分之一,蓝夜咬紧牙关,还能感觉到口中血腥的滋味,她这些年苦心经营的夜月盟,并肩奋战过的兄弟,竟然一夜之间被屠杀殆尽,而她甚至连凶手是谁都没有看清。

走近的脚步叫蓝夜收回了思绪,那脚步已经到了极近的地方,甚至于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他们说话,有三四个人的声音,一边说着,一边搜寻着往这边来了。

蓝夜咬了咬牙,她从来都不是怕死的人,既然躲不过,唯有一战。

手按着腰上的刀,蓝夜正要先发制人,突然有人从山崖中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袖子,将她使劲儿往山洞里拽去,同时用极低的说了声:“快躲进来。”

蓝夜久经厮杀,是个多么反应敏锐的人,虽然不知道这山洞中是何人,总不是追兵,当下便卸了抵御的力气,顺着那力道侧身闪了进去。

这山洞藏在无数藤蔓之中,十分的隐蔽,因此蓝夜人都到了洞口也未察觉,也正因为此,追兵追到了此时便失了她的踪迹,在附近搜寻了许久也未找到蛛丝马迹,终于不情不愿的走了。

山洞里很黑,虽然知道洞中也藏着人,可没有火光谁也看不清楚,外有追兵谁也不敢出声,便这么一直静静的沉默着,直到追兵确实是走远了不会再回头,蓝夜这才点亮了手中的火折子。

黑暗中的火光十分刺眼,火折子一亮,对面那人便先捂了捂眼睛,有些不适应的咳了一声。

蓝夜却是皱了眉:“你是什么人?”

靠坐在山壁边的,是个女子,还是个穿着盛装的年轻女子,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长的十分俏丽,可此时一张秀丽的脸上却是一片灰败之色,竟是受了重伤的样子。

女子旁边,跪坐着个丫头打扮的姑娘,看起来没有受伤,也是一脸惨白惊恐。

女子咳了一声,嘴角溢出点血沫来,勉强道:“你也是……被他们追杀的么?”

“你知道他们的身份?”蓝夜心里一动,两步走过去:“他们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女子缓缓摇了摇头:“只是我听着声音,觉得和追杀我的人说话声音很像,所以我才救了你,但我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蓝夜不是个轻信别人的人,但也不知怎么的就相信了她的话,想想自己这一天一夜,恨从中来,也悲从中来,叹口气在女子身边盘膝坐下:“你先不要说话,休息一下,明日天亮我想办法带你们走。无论你们是什么人,既然救了我一命,我自当报答。”

虽然不认识,但这两人打扮神情,蓝夜一眼便能看出她们关系。这怕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和丫头,不知道惹了什么仇家被追到了此处。小丫头怯怯的没经过什么事,看着自己一身的血都不太敢说话。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蓝夜虽然是个女子,但是个再干脆不过的女子。这女子在生死关头拉了她一把,自然不能弃她而去。

却不料听蓝夜说完后,女子眼睛一亮,道:“你若是要报恩,可否答应我一件旁的事情?”

“什么事?”蓝夜自然道:“我能做的,绝不推辞。”

“替我去嫁人。”女子说完,看着蓝夜的面色十分的扭曲,一把伸手抓住了她的手:“求求你,若是你要报恩,就替我去嫁人,我知道我快死了,我是离不开这里了……”

女子身上也没见着太明显的伤口,但蓝夜看着她的脸色确实是越来越惨白,白之中还带着些黑,一把握住她的手腕:“你中毒了?”

小丫头此时抹了抹眼泪:“我家公主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也不让我动她,说一动,会毒发的更快。”

女子并不否认,也不知道是不是激动的原因,喘息越加急促起来,深深吸了口气,快速的道:“没时间了,你听我说,我是乌河国公主月无双,正要嫁到大梁国去,和亲的队伍半夜遇到袭击,大多死了,我跑了出来但是中了毒。我和六皇子年幼相识,如今他在危险之中,我要救他……这是晴空,是从小跟着我的丫头,如果可以,送她回乌河家中。”

月无双从袖子里艰难的拿出块玉佩:“这是,这是信物,替我嫁给六皇子,替我帮他……帮他……”

蓝夜不知道她中的是什么毒,但显然她能够熬到现在是因为一直不动声色,所以毒未发作。而她一说话一激动,毒性马上便蔓延开来,几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快的她根本来不及反对,眼见着月无双脸上的黑色便浓重了起来,在她怀里慢慢的失去了温度。

小丫头放声大哭了一声,然后在蓝夜的一个动作中硬生生的忍住了声音,只哗哗的流泪。虽然追兵已走,但毕竟山野晚上安静的很,这么大的声音若是传了出去,谁知道会不会又引起注意。

蓝夜不是没见过死人的,但却第一次有女孩子死在自己怀里,一时间不由的有些僵硬,半响才缓缓的拾起落在地上的玉佩。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章你的爱我的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