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一太子选妃

云迟第一次见到花颜的时候,是在太后给他选妃的花名册上。

他随手翻了一页,只见上面一个女子,懒卧在美人靠上,一卷书遮面,看不到脸。下面一行小字注释:花颜,花家最小的女儿。

他将花名册推给太后说,“就她吧!”

太后探头一瞅,顿时皱眉,“花颜?这么多人,你怎么偏偏选中了她?不行!”

云迟挑眉,“皇祖母,这些不都是您选出来的人?为何她不行?”

太后看着他,眉心跳了跳,“是我选出来的人没错,但是当初不知道另有内情,如今这些人,你选谁都行,唯独她不行。我也是才知道,她和安阳王府公子有私情,淑而不德,不能为妃。”

“哦?”云迟看着太后失笑,“私情?”

太后颔首,气道,“正是,我本要将她从制好的花名册中除去,奈何御画师为防人破坏选妃,名册是统一装裱的,撕去一个,整个花名册便都毁了,是以,我才留下了她,以为这么多人,她的那页在大半本之后了,你哪能选中她?没想到还真被你给选中了。总之,不能选她。”

云迟瞅着太后,“安阳王府哪位公子?安书离?”

太后点头,“正是他。”

云迟一笑,“若是别人,也就罢了,但是他嘛……”他顿了顿,如玉的手指叩击桌面,发出轻咚的响声,“他是安阳王府公子,自小拜名师教导,不是那等没有礼数教化之人,不会行私情不端之事。这等传言,怕是别有用心者对安阳王府泼的脏水吧,皇祖母可别中了有心人的计。”

太后闻言一愣,皱眉寻思片刻,点头,“这……你说得也有道理。”话落,还是摇头,“即便如此,她也娶不得,据说当日御画师前往临安花都,她听闻是去选妃,便拿书遮面,不想入花名册,显然是不愿意。”

云迟闻言又是一笑,眼眸清凉,玉容微冷,疏寡淡漠,“天家择人,择到谁便是谁,由得她不乐意吗?”

太后一怔,“这也是,可是连脸都不让见,可见是不将天家不将你放在眼里,实非良……”

目录 下一章 : 楔子二懿旨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