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拿个合同

同样一夜没睡的,还有唐浣溪。

她躺在床上,用手垫着红肿的脸颊,眼角噙泪。

她不是伤心沈璐动手打了她,而是自责她今晚对陆凡的态度。

自己这个丈夫虽然一无是处,但是对她却百般顺从,对她合理不合理的要求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

甚至不惜放下尊严,连当众捂脚穿鞋的举动都能做的出来。

她能感受到陆凡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只是很多时候是她自己无法承受来自家里和外界的压力,才一次次对他进行羞辱,甚至拳打脚踢。

就连今晚离婚的话,也是当着母亲的面,她没有选择,不得已说出口。

可是,陆凡真的就这样跑了?

甚至连句话也没有留下。

“是不是对他太过严苛了?”

唐浣溪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清晨的街头。

一个头发蓬松,盯着黑眼圈的青年正一手拿着手机傻笑,一手往嘴里送着刚炸好的油条。

和他昨晚预想的一样,当晚交易完成了一半,五千枚比特币以单价12400美元的价格全部成交。

整整四亿三千四百万,已经在天亮银行工作时,全部打进他的账户。

比特币被股神巴菲特定位二十一世纪远超过彩票和股票,还能让人一夜暴富的新生资源。

到目前为止,最大笔交易来自迪拜,一位青年以单价8美元的价格,成功购买下棕榈岛的一间海景别墅,价值33亿美金!

陆凡之前一直觉得这是个笑话,是资本炒作,却没有想到,在自己走投无路时,竟然是当年一个不经意的小举动,改变了这一切。

他现在正在去华融集团的路上,前几天他看到新闻,华融集团对外出售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总值两个亿,他想给它买下来,帮唐浣溪完成家族的任务。

“嗯?居然是你这个废物。”

在华融集团门口,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正走进大门,看到陆凡后,忽然停下脚步,讥讽出声。

陆凡看了他一眼,竟然是王军,华融集团项目部经理,也是唐浣溪曾经的追求者,在唐浣溪和自己结婚后,几次以工作名义羞辱唐浣溪,昨天还被他当众赶出大门。

陆凡现在着急去办理股权收购,没心思搭理他,收回目光就往门里进。

王军却忽然挡在他身前,双手环胸,看着陆凡冷笑,“谁允许你这个废物进门的?让唐浣溪亲自来给我道歉,晚上陪我喝酒,昨天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

唐家为了华融的合同几乎天天派人来这里公关,昨天他要求唐浣溪陪自己喝酒被当众拒绝,恼羞成怒下直接将她赶了出去,不料,今天陆凡这个废物就出现了。

“傻逼。”

陆凡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迈步就往大门里走。

“你他妈说什么?”

当众被一个废物羞辱,王军脸一寒,大声呵斥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华融集团,是你这种垃圾想进就能进的?你现在自己滚,别让我喊保安给你轰出去!”

陆凡这才抬起头疑惑地看着王军,他不过是个集团的项目部经理,又不是安保经理,什么时候集团进人,还轮得着他来做主了?

见陆凡终于正视自己,王军得意道:“这里是华融集团,你还以为是你唐家那个狗窝呢,在这里可以没人护着你,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保安像打狗一样,把你给打出去!”

陆凡,一个社会最底层的屌丝,居然可以拥有唐浣溪这种女神,简直该死!

陆凡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撇撇嘴,“我住的地方要是狗窝的话,那华融集团,马上也会变成狗窝,而你们,都将成为工作在这里的一条狗。”

他即将收购华融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成为这里第二大股东,他住的地方都是狗窝的话,那这群人连狗都不如。

“你骂谁是狗?!”

王军勃然大怒,大声吼道:“保安!还他妈愣着干什么?把这个废物打出去,然后记住他的脸,这辈子不允许他踏入华融大门半步!给我见一次打一次!”

几名保安闻言,大步走了过来。

“我就你们公司楼下,两分钟内要是再没人下来,我就走了。”

不料,陆凡竟然掏出手机,不紧不慢地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几名保安一愣,随即就听王军骂道:“你们是傻逼吗?他就是个垃圾废物,在你们面前装腔作势呢,打出去,出了事我负责!”

王军根本不就不信陆凡认识华融集团的人,否则他们唐家还至于为了份合同死气白咧地来求自己?就算认识有人,肯定也只是个无关轻重的小职员!

“都他妈傻愣着干什么呢?养你们是吃白干饭的?我看你们谁敢不动,老子现在就打电话给人事部,把你们全都解职务,都给老子滚蛋!”

见几名保安呆在原地不动,王军暴跳如雷道。

“吴总。”

伴随着一声整齐的低呼,王军猛然转过头,就看见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人,正从一辆奔驰迈巴赫下车,大步走上阶梯。

吴雄飞,华融集团董事长。

“吴总?您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王军眼睛里闪过一抹惊讶,随即立即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

“出了什么事,公司门前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吴雄飞不悦道。

“没什么,就一个废物来公司门前闹事,我正让保安轰人呢,垃圾而已,您别放在心上。”

王军跟条哈巴狗一样弯腰跟在吴雄飞身边,谄媚说道。

“废物?”

吴雄飞皱了皱眉,来到陆凡面前蹲下脚步,注视着他道:“刚才就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是的。”陆凡点头。

“你要收购我手里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

确认了人之后,吴雄飞顿时皱紧了眉头,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悦。

今天一大早他就收到一条短信,短信里有人告诉他说,他想要对外抛售的股权自己愿意现金收购,尽管不知道发信息的人真实身份,但是他的电话号码,知道的人不多,他以为对方是商界哪位跟自己熟知的大佬,将电话号码透露给了对方。

所以在刚才接到陆凡的电话后,便让司机加快速度,第一时间赶到集团大门口。

“收,收购公司股权?就他?”

王军闻言难以置信地拿手指着陆凡,随即哈哈大笑道:“吴总,您肯定是被他给骗了,我认识他,这人就是个屌丝,唐家的上门女婿陆凡,身上连一百块钱都拿不出来,居然还骗您说要收购我们华融的股权,简直是笑死人了。”

随即,他又冷冷地看着保安说道:“这下吴总来了,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跟我来吧。”

谁料,吴雄飞在认真看了陆凡几眼后,撂下一句话,迈步就走进集团大厦。

人不可貌相,能知道他电话号码的人,最起码在南都,肯定不是一般人。

在王军和几名保安的目瞪口呆中,陆凡跟着吴雄飞走进电梯。

直到两个人的身影在视线中消失,王军才清醒过来,忍不住骂道:“妈的,吴总肯定是被人骗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怎么回事,要是这个垃圾回来,一定不要放他走,等我过来再说!”

说着,他也忙不迭地走进大厦,从步梯往楼上跑。

总裁办公室。

吴雄飞坐在气派豪华的办公桌后,点了根烟,目光在陆凡的身上细细打量。

“就你今天早上给我发短信,说要收购我手里的二十股权?”一根烟抽完,吴雄飞才淡淡开口问道。

“嗯,两亿,现在就可以交易。”陆凡掏出一张卡号都快被磨没的银行卡,放在桌面上。

吴雄飞眉头一挑,两亿现金,不同于资产和股票期权,即便是他,也很少能听人说可以直接一口气拿出来。

“验资。”

吴雄飞没有废话,命令秘书将卡拿出去查询余额,在这个期间,他一直在打量陆凡,琢磨是谁泄露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片刻后,秘书双手捧卡激动地走了回来。

“验资无误,此卡可以刷出两亿现金。”秘书说道。

“你出去吧。”

吴雄飞强忍着内心波动,挥手遣走了秘书,盯着桌子上的那张银行卡,有些不淡定道:“你收购我们集团股权的目的,是什么?”

一下子能拿出两亿现金的人,不应该能看上这点股权,要知道他抛售的价格,可不低。

“没什么,就想给我媳妇儿拿个合同。”陆凡漫不经心道。

两亿现金……为了一份合同?

吴雄飞又点了一根烟,强压下情绪翻滚,在烟雾弥漫中眯着眼睛,不解问道:“据我所知,唐家也就是本地的三流家族,总资产加在一起,也不过两三千万,他们近期倒是为了拿到我们集团的一个工程项目焦头烂额,你有这两亿直接给他们多好,何必舍近求远,费这功夫。”

“你签不签?”陆凡不耐烦道,“不签我就去收购何氏了,他们的董事长话好像比你少一些。”

何氏集团也是南都的一个大型上市企业,实力不比华融差多少,而且两家存在着竞争关系。

“签!”吴雄飞脸一黑,有些没好气道:“秘书已经去拟合同去了,等会儿盖章签字,款项到账,你就是我们华融的第二大股东,那个项目我不会插手,你来安排合作对象吧。”

“我改变主意了。”陆凡忽然说道。

“什么?”吴雄飞盯着他一阵紧张,“你要干什么?虽然咱们刚才是口头约定,但是你也不能反悔啊!”

上市集团套现十分不容易,二十亿的市值能套现七八亿就已经是万幸了,现在能有人一口气拿两亿现金吃掉他手里一半的股权,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你要是觉得价高的话咱们还可以再商量不是,生意都是慢慢谈的,这毕竟是上亿的买卖……”吴雄飞紧张地盯着陆凡,生怕这个财神爷突然变卦反悔。

“不谈了。”

目录 上一章 : 第一章 三年废婿 下一章 : 第三章 第一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