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一股东

四亿。

当陆凡在修改过的股权转让合约上签字,递到吴雄飞面前盖章时,吴雄飞手里夹着已经燃尽的烟头,还在迷茫中没有反应过来。

破牛仔裤,廉价T恤和球鞋……

这个人全身上下加起来连两百块都不值!

居然就这么面不改色地签下了价值四亿的合同,买走他手里在华融集团持股的一大半股份。

也就是说,陆凡现在才是华融集团最大的股东,他是老二!

看着面前合同上的签字,吴雄飞抽了口已经燃尽的烟屁股,一边签字一边用余光打量着陆凡。

“陆凡,怎么会姓陆?不会是来自上京陆家吧……”

吴雄飞小声嘀咕着,但是当提及上京陆家这四个字时,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上京陆家,华国第一世家!

富可敌国,权倾天下!

难道这小子是陆家的什么人,来南都合并资本的?

“别瞎猜,我只是收购了你的股权,又不干涉华融的管理,你还是董事会主席,管好集团拿你的分红就是了。”

陆凡撇了他一眼,然后又聚精会神地盯着挂在对面墙上的一幅字看。

片刻后,吴雄飞站起身捧着合同走到陆凡面前,恭敬道:“陆总,合同签好了。”

“嗯。”陆凡点了下头。

“只是生效需要点时间,毕竟银监会那边的认证和通过,需要一定的流程……”

吴雄飞本想将股权转让的流程告知给陆凡一遍,却不料遭到陆凡摆手拒绝:“行了,天黑之前把‘北环大厦’工程项目的合同交给唐浣溪,有什么事我会再通知你。”

撂下话,陆凡转身离开。

临走前,吴雄飞似乎还听到他小声嘟囔:“一副假画,也好意思挂办公室。”

假画?

吴雄飞回头迷茫地看了眼墙上印有张大千落款的字画,然后注意力又集中在手里的合同上,暗自叹气:“四亿的合同啊,你特么好歹也看一眼再走啊……”

离开办公室,陆凡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

四亿就这么花出去,他多少还是有些心疼。

毕竟不是还在陆家的时候,四亿也就买几辆限量跑车和汗血宝马,这可是他卖了一半比特币的钱!

不过为了媳妇儿,这一切都值得。

毕竟,他还有一半的比特币正在交易,很快他又能恢复身家,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了。

此时,大厅里。

王军正焦躁难安。

眼看着陆凡已经上楼很久了,到现在也没有下来。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心里没谱。

刚才想冲上总裁区看看,打探情况,也被总裁秘书给严厉轰了下来。

而且,王军百分之百确定,陆凡肯定是是个废物屌丝,吴总一旦知道真实情况,肯定会打电话叫保安把他扔出去。

正在这时,王军看到陆凡拎着一个档案袋从电梯里走出来。

他不是空手进去的吗?怎么会拿着档案出来?

“站住!”

王军上前一把抓住陆凡的脖颈。

“你干什么?”

陆凡没有想到这家伙还来找事。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是不是偷了我们公司的文件,保安,快来抓个小偷,送到公安局!”

王军大声喊叫,引来了许多员工的注意。

“拿不到我们集团的项目,就来偷文件!好啊陆凡,想不到你除了是个屌丝外,人品也这么差,今天你死定了,盗取商业机密可是重罪,你就等着坐牢吧!”

王军冷笑道,同时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便兴奋地大声嚷嚷。

“这个人叫陆凡,是唐家的上门女婿,之前唐家一直想要我们集团‘北环大厦’的合同,被我赶出去后,就派这个废物来偷文件,现在人赃并获,赶快报警,把他抓起来,判刑!”

顿时,集团大厅内更热闹了。

很多人看陆凡一身邋遢的样子,再加上王军在集团里项目经理的职位,所以都觉得陆凡是个小偷。

也就在这个时候。

总裁秘书陈晴抱着礼物盒匆匆从电梯里跑了出来。

之所以着急,是因为吴雄飞刻意交代她,盒子里的东西,是他送给陆凡这个新任董事的礼物,必须要敢在他离开之前,亲手交到陆凡的手里。

哪想到刚一出门,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王军用手抓住陆凡,还大叫着他是小偷,要报警抓人!

陈晴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她可是亲眼见证陆凡出资四亿,买下了集团近一半的股权,是集团现如今名副其实的最大股东,这种人,还偷自己公司的文件?

要是陆凡真发起火来,别说是王军了,就连吴雄飞,都要从董事团主席的位置上撤下来!

“你在干什么!”

陈晴踩着高跟鞋,急忙走过去。

王军兴奋地看着她,说道:“陈秘书,这家伙偷了我们公司的文件,被我当场抓住了!”

说完,王军内心激动不已。

刚才在门口时,吴雄飞还因为自己拦住陆凡不让进,训斥了自己。

现在他人赃并获,将陆凡抓了现形,给集团挽回了损失,肯定会受到表扬!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大厅内响起。

陈晴美眸含怒瞪着王军,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后,直接扯开他抓住陆凡的手,冷冷道:“你等着自己辞职吧!”

然后,她又弯下腰,冲陆凡深深鞠躬道:“对不起陆先生,是集团下人不懂事,惊扰了您,这是我的失职,我向您赔罪道歉!”

看陈晴的样子,恨不得跪在地上,请求陆凡的原谅。

王军看傻了,他甚至顾不得脸上的红肿。

呆呆地看着陈晴对陆凡卑躬屈膝的样子,大脑一时间转不过来弯。

“你还在看什么?给陆先生道歉!”陈晴娇喝道。

“凭什么?”王军双眼通红地拿手指着陆凡,不甘心道:“他就是一个唐家的废物上门女婿,一个垃圾屌丝!你为什么要对他这样?我不服!肯定是你们串通好了,我要去见吴总,告发你吃里扒外,串通外人盗取集团机密!贱女人你给我等着,我要然你生不如死!!”

不给陈晴说话的机会,王军扭头冲进电梯,直奔着总裁办公室而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陈晴不屑地瞥了瞥嘴,“作死。”

随即,她又对陆凡深深鞠了一躬,说道:“陆先生,实在抱歉,王军肯定在集团里待不了了,还请陆先生见谅。”

“没事,你们自己处理就好。”陆凡说着,又疑惑地看着她问道:“陈秘书下楼,是找我的?”

“是的,吴总说您之前说他办公室里的那张画是假画,所以特地让我送来一张他三年前在苏比是拍卖行花重金拍来的一件宝贝,说是作为您的上任礼物,让我亲自送到您手上。”

陈晴毕恭毕敬,将手里的礼盒交到陆凡手上。

陆凡看都没看一眼,点点头道:“知道了,替我谢谢吴总,也谢谢你。”

说完,陆凡转身离去。

陈晴呆呆地站在原地,神情有些恍惚,喃喃道:“谢?陆总居然谢我……”

陈晴作为总裁秘书,不管做什么事情在她眼里都是分内之事,从来没有听到过一句谢。

而今天,这个出资四亿买下集团大部分股权的不起眼少年,竟然为了这件小事谢谢自己……

看着陆凡离去的背影,她目光颇有些复杂。

提着装有股权收购协议的档案袋和礼物,陆凡出门就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家门。

他不禁想到昨晚出门时,妻子唐浣溪失望的眼神。

目录 上一章 : 第二章 拿个合同 下一章 : 第四章 是我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