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差点被撞破

晕死!

我真想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

我悄悄地瞟了温如玉一眼,却发现她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那什么,嫂子,我……我……”

“我什么呀?是不是被我说中了。过来,再让嫂子看看腰围是否合适。”

我僵硬地向前跨了一步,温如玉瞟了我一眼,一边装模作样地让我转身,看了看腰围,一边用她的手,有意无意地蹭着我。

虽然隔着裤子,可被这么来回不停地蹭着,我感觉到了一种平生从未有过的愉悦。

温如玉又说道:“你真是人小鬼大,一定谈过不少恋爱,玩过不少女同学吧?”

“没……没有,我……我从来没碰过女孩子。”

“没碰过女孩子,怎么会对少妇感兴趣呢?”

我赶紧解释道:“嫂子,我真没有,只是……”

“只是她在勾引你,对吗?”温如玉笑道,“她可是副校长的爱人,虽然性格张扬一点,却也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不过话说回来,她看你的眼神好像真的不一样。”

怎么,连她都发现了,看来我的判断并没错,陈灵均真的对我有意思?

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幻化成一团热血,直接撞击着我脑袋的皮层。

我脑补着昨天晚上贾大虎和温如玉在一起时的情景,如果换成我和陈灵均,我一定会像只扑食的饿虎,让她拼命尖叫着求饶。

巨汗!

就在我短暂出神的瞬间,温如玉居然用食指和中指交叉在一起,然后轻轻弹了我一下。

我去!

这……特么也太那个啥了吧?

我浑身一个激灵,居然有一种想喷的感觉。

就在这时,大门“咔哒”一下被人用钥匙打开,贾大虎突然出现在门口。

吓得我浑身一哆嗦,一脸胀红地看着贾大虎,做贼心虚地高声喊了一句:“哥——”

温如玉却像是没事一样,非常自然的挪开手,装模作样的打量着我,甚至还喊了一句:“大虎,你过来看看,二虎这套衣服怎么样?”

贾大虎似乎并没察觉出异样,估计以为看到温如玉给我买了许多衣服,我有些不好意思。

他把公文包往桌子上一放,走到我面前上下端详了一番,点头道:“不错,不错,太帅气了,真不错!你嫂子从来都没给我买过这么多衣服,以后在家里可得好好听你嫂子的话。”

我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了一点,赶紧点了点头,又对温如玉说了声:“谢谢嫂子。”

温如玉笑了笑,拿着她自己买的衣服走上楼去。

贾大虎立即凑到我耳边说道:“没事,我年薪二十多万,一分不少地全给你嫂子,她过去只贴娘家,难得她愿意替你买衣服。记住,不管以后你嫂子给你什么,你都理直气壮地拿着,那都是哥的钱!”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想,他还是大学的副教授呢,怎么就不想想,为什么温如玉对我会这么大方呢?

贾大虎又上下端详了我一下,伸手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兄弟,这才像个大学生的样子!”

“哥,”我皱着悄声道,“这……也太贵了,在老家,这一身衣服能抵我们好几个月的伙食。”

“哟,你们哥儿俩咬什么耳朵,是不是在背后说我坏话呀?”

温如玉从楼上下来,面带微笑地调侃了我们一句。

贾大虎赶紧解释道:“谁还敢说你的坏话?二虎刚才说,这辈子都没看过这么好的衣服,如今穿在身上还真不舒服。”

“那就是你这哥哥没做好,自己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却从来不关心一下弟弟,你还好意思说?”

“嘿嘿,是我想得不周到。”贾大虎转而对我说道,“二虎,俗话说得好,长嫂为母,以后你要是赚钱了,可别忘记了好好孝顺你嫂子!”

我尴尬地笑了笑:“一定,一定!”

温如玉抿嘴一笑,直接朝厨房走去。

贾大虎让我把那些衣服都拿回房间去,我把衣服放进房间的衣柜后,一个人靠在墙边发呆。

贾大虎对我亲如兄弟,可温如玉却发现了我人性的弱点,就像是个收藏家,把玩着自己的藏品一样,不断把玩着我的激情。

我该怎么办?

也许命中注定,贾大虎这辈子要被戴绿帽子,可那个人怎么着也不该是我呀!

虽然我对温如玉充满了无尽的遐想,昨天晚上还臆想了她一把,但做人起码的底线还是应该固守的吧?

我决定吃饭的时候向他们提出来,自己搬回学生公寓去。

温如玉很快做好了午餐,喊我下去吃饭。

我们三个呈三角形坐着,贾大虎坐在中间,我跟温如对面坐着。

刚刚吃了两口饭,我正准备开口说自己要搬走。

“对了,”温如玉突然对贾大虎说道,“今天我跟陈灵均提了一下你评教授的事情,她说现在规定越来越严,你非得到老少边穷地区支教一年,才有可能评上的。”

与此同时,我发现自己腿上,像是爬上来个什么东西,赶紧低头一看,原来是温如玉的脚从对面伸了过来。

她脱下了棉拖鞋,脚上穿着透明的丝袜,脚趾上还抹着红色的指甲油,不停地用脚趾撩拨着我。

我的一颗小心脏,立即跳到了嗓子眼,赶紧把身体往桌子前倾,生怕被贾大虎发现。

想想温如玉也是没谁了,早上我们两个吃饭的时候,她也没有如此夸张的举止。

现在贾大虎就坐在边上,她居然如此肆无忌惮,难道她就是喜欢这种命悬一线的刺激感吗?

贾大虎阴沉着脸应了一句:“问题是就算去支教,也不一定评得上。”

“那你打算放弃了?”

“在副教授里我本来就算年轻的,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明年想评为教授绝对不可能。除非是校领导直接找我谈话,明确只要支教一年就能评教授的话,我才会去的。”

“那咱们就去送点礼呗!”

“你没搞错吧,全国上下反腐一盘棋,这种时候你就是想送,也没人敢接呀?”

“那要看送什么?”

贾大虎一脸愕然的看着她,反问了一句:“送什么?”

温如玉又用她的脚踩了踩我,我忽然明白了,她是想把我作为礼物送给陈灵均。

我不仅没有那种被利用的感觉,反而暗自兴奋起来。

温如玉这时瞟了我一眼,对贾大虎说道:“这事你就不用管了,我回头再去找找陈灵均。”

吃过午饭之后,我们回各自的房间午休,因为被温如玉撩得够呛,整整一个中午,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不过此时此刻,我心里想着可不是陈灵均,而是温如玉。

我甚至臆想着,一旦贾大虎睡着了,温如玉会不会摸到我的房间里来呢?以她中午在桌子底下干的事,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她干不出来。

事实证明我想多了,整个中午她并没有来我房间,相反倒是上班的时候,他们夫妇一块儿离开。

出门的时候,温如玉伸手挽着贾大虎的胳膊,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居然让我心里醋浪滔天。

我倍感失落地走下楼去,正准备到操场上去看看有没有人打球。

刚刚出门,突然一个东西从上面飘落到我的头顶,我伸手拿下来一看,居然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

前面是一块三角形的红布,三个角延伸出三根红带子,开始我还以为是口罩,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丁字裤呀?

目录 上一章 : 第002章 温如玉的礼物 下一章 : 第004章 情绪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