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视同仁

南大州,西域,诏国,源河城西郊。

一间名为‘天下知’的茶楼坐落于此。

名字叫的高大上,其实就是一间茶肆。

茶肆的生意不算好,因为这里的茶普普通通,并没有什么出众之处。

而且这里的位置也不好,已经是源河城郊区,靠近河边,来往之人并没有多少。

不过这里的老板,却整天悠然自得。

老板名叫云千俞,此时正在口若悬河的讲着故事。

几个茶客和小孩笑呵呵的听着。

他讲的是一个石头里蹦出来的猴子的故事。

一个茶客却道,“掌柜的,这猴妖的故事忒没意思,还是书生路遇女鬼狐妖的故事好听……”

云千俞有些无语。

原本他以为这个故事会大受欢迎,哪知道却只有小孩爱听。

而那些大人却更喜欢听一些书生和狐妖女鬼一夜风流的故事。

说书是云千俞的一大爱好,他见众人不大爱听,就有些走神。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年。

刚魂穿到这个世界,并发现这个世界可能有传说中的修行门派存在时,他意气风发、豪情万丈。

他以为自己能够像曾经看过的小说里那些主角一样,获得仙缘,进入修行门派,迅速崛起,睥睨天下。

哪知道辗转了许多地域,好不容易找到了能够进入神秘莫测的修行门派的机会后,却被告知他这具身体,并不具备修行资质。

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修行天赋。

云千俞心有不甘,耗尽家财,又去了其他几个地域求得机会,但检测的结果却都是一样。

而且多年过去,他一直期待的金手指也根本没有出现。

然后他终于死心,心灰意冷回到了这具身躯的家乡,用其祖屋开起了这间茶肆。

云千俞想起这些又有些唏嘘。

他正讲着故事,外面渐渐起了雾气。

但这里靠近源河,起雾也没人觉得奇怪。

而这时雾气中渐渐走过来了一个身影。

起先也没人在意,只以为是一个茶客或路过的行人。

可当那人走出雾气的时候,看到的人都是一惊。

只见那人穿着一套宽大的灰色长袍,带着一顶小帽,走路一蹦一跳,很是滑稽。

到了近前众人发现,这人圆眼睛,查耳朵,满面毛,雷公嘴,面容赢瘦,尖嘴缩腮,身材矮小,狗搂着走路,看上去就像一个没有进化完全的猿猴。

云千俞愣了一下,心道,“这难道是个妖怪?”

这个世界可是有传说中的修行者的,妖魔鬼怪肯定也存在。

不过就像行踪神秘、高高在上的修行者一样,妖魔鬼怪也大多只是传闻,普通人很少能够见到。

而且传说中只要某地有妖魔鬼怪危害世俗,就会有修行高人前来斩妖除魔。

所以他以前也只是听到过传闻,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妖魔。

云千俞愣了一下,也不害怕,反倒停下了讲述,兴致勃勃的看着来人。

自从花费十年时间,走访众多地域,知道自己没有修行资质后,他其实已经看淡生死。

他现在的心态就是,既然无法修行,那在这个世界也没什么意思,要是挂了,说不一定还能穿越到其他世界。

想是这么想,但他也不会自我了断,总之就是顺其自然。

因为心态的原因,他反倒是对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很感兴趣。

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态了,顿时就有些慌乱起来。

幸亏那怪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恶意,走过来后也只是东张西望,用有些尖细的声音道,

“这里可是茶肆?口渴的紧,店家快快弄点茶水来给俺喝喝。”

众人听到他的口音,反到是放下了一些心。

有见多识广的人道,“原来是个异人蛮族,乍一看还真是吓人一跳。”

南大洲东边域外之地,有一些长相异于常人的族群,被称为异人,显然这人就是那异人族。

那满脸淡金色绒毛,尖嘴猴腮,身材矮小的家伙见众人好奇的打量他,也不生气。

他从遥远的家乡漂洋过海来到此地后,学人礼,学人话,串大城,游小县,早就见惯了异样的眼光。

云千俞沏了一壶茶端给坐在角落里的异人,“客人要不要来点小吃?”

异人摇摇毛茸茸的手,“不要了……到是想向店家打听点事。”

他先前正在一处地方乱转,迷迷糊糊间就来到了这间茶楼前,见到茶楼名‘天下知’,只觉或许能在这里打听到什么。

云千俞微笑道,“什么事,你说吧。”

异人问道,“店家可知什么地方能够寻到仙佛神圣,访道学仙吗?”

云千俞有些意外的道,“你想要访道学仙?”

异人道,“正是,正是,店家可知哪里可以找到神仙?”

云千俞还没说话,其他人就笑了起来。

一个身着丝绸长袍,公子哥模样的茶客讥笑道,“找神仙?这异人怕是脑子有问题,这当今世上,哪里还有神仙,而且修行法门,珍贵无比,哪里又是你说找就找,想学就学的。”

异人微微皱眉,他也听出来了,这里估计也是找不到神仙的了。

不过他也没有太失望,出来的这几年时间里,他早已失望过太多次。

云千俞看这异人衣服有些褴褛,心有所感,就像是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他去拿了一些小吃给异人,安慰道,“看你也是个求道之心甚坚之人,我给你指个方向吧,诏国的话确实没有什么修行门派,你朝着南域去,然后中域方向,就有许多门派,一打听就知道了,不过,想要进入真正的修行门派,却也不容易。”

异人欣喜不已,抓耳挠腮,“多谢店家指点……”

他没头苍蝇一样在南赡部洲到处走,串长城,游小县,却只见世人都是为名为利之徒,更无一个为身为命者,渐渐有些失望,就要离开这里,却不想在这茶肆之中得到了求仙的方向。

那身着绸缎的公子哥却又嗤笑道,“我诏国那些皇亲贵族恐怕都没有几人能够求得机缘,你一个异人蛮族,还想修行?别做梦了,修行法门,也是你这种人能学的?”

异人还没怎么样,云千俞到是先皱起了眉头。

他平日里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只看重血统身份,一副高高在上模样的家伙。

他之所以觉得这个世界无趣,就是因为这个世界不管是世俗界还是神秘的修行界,都几乎被血统身份高贵的一群人把控着。

普通人几乎没有出头的机会。

因为这个世界很大,光是他所在的南大州,怕不是就有以前的蓝星面积大小。

所以这个世界人口众多,光是在上层人群中挑选,修行界就根本不缺人才天才。

而中下层的普通人想要出头,除非是真有大气运。

普通人如果没有钱势气运,恐怕连测试有无修行天赋的资格都没有。

就像云千俞,为了能够修行,几乎耗尽家财,才获得了测试天赋的机会,可惜,结果却是如此残酷。

他原本所在的世界,还算讲究人人平等,他从小接受的教育也是人人平等的观念。

所以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总是彰显自己血统身份的家伙。

云千俞瞟了那公子哥一眼,不咸不淡的道,“人无贵贱之分,异人又如何?就算是妖魔鬼怪,只要有求道向上之心,又为什么不能修行呢……”

公子哥嗤笑道,“简直荒谬,什么人无贵贱之分,还妖魔鬼怪也有求道资格,简直就是胡言乱语,老板,我看你是喝多了吧?”

云千俞淡然道,“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但在我这里,无论出生贵贱,是人是妖是魔是鬼,只要不危害他人,就是平等的,这就是规矩……”

随后他又道,“还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在我这里,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你不是想要买貔貅木雕吗?那我现在告诉你,不卖,你走吧。”

公子哥脸色难看,“你可想好了,我爹看中你的手艺,是你的荣幸,百两黄金让你雕刻一件四尺貔貅你竟然还不愿意?别不识好歹。”

云千俞淡然道,“千金难买我高兴,只要我不愿意,别说百两黄金,就算是仙神来了,也是没用。你也别跟我说你是谁,在这里,我想知道你是谁,我会问,不想知道,你说了也没用。就这样吧,这里不欢迎你,以后也不要来了。”

公子哥满脸怒色,起身恶狠狠道,“一个臭穷酸,清高什么,今日的事,你可别后悔……走……”

说着他就带着身后一个仆从走出了茶肆。

有茶客担心道,“老板,这可是源河城张家的公子,你就不怕得罪张家?”

云千俞微笑道,“张家虽然有钱有势,但也不能为所欲为,我不卖,他还能怎么样?”

他嘴上这么说着,其实是因为认识源河城城守等几位实权人物,才会如此有底气。

而他能认识这些源河城的大人物,则是因为多才多艺,不止雕刻技艺出神入化,琴棋书画等技艺也是不俗。

正是靠着这些技艺,他才能够不在乎茶肆生意,并可以时不时的清高一下。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章 真亦假时假亦真
友情连接:海量免费电子书阅读
CopyRight © 2014 www.kdrea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Guangxi XunHai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 Ltd.
桂ICP备17006850号 ICP证:桂B2-20190194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桂网文[2020]2749-087;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