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针锋相对

古朴而庄严的大殿,在时光的侵蚀下,墙壁已经有了些许斑驳,支撑起这座大殿的十六根青铜古柱上的图文也已失去了了原有的色彩,但是对于这座古老的大殿来说,这并不是意味着破败与不堪,相反因为这些历史痕迹更添了几分神秘。

然而此时,大殿里出奇的寂静,四周弥漫着一股诡异而又紧张的氛围。

宝座上,一个约摸三十上下的男子慵懒的拄着头,双目微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大殿两端百余个座位上都坐满了人,此时,在场的众人正激烈的争吵着,气氛显得异常激烈。

“够啦!”一声怒言使得原本吵闹的大殿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死寂,宝座上的男子暮然睁开双眼,缓缓的扫向在场的众人。

冰冷的目光使得在场众人纷纷不由自主的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商量了半天这就是你们商量出来的结果?”

淡淡的却饱含压迫力,使得大殿里原本就紧张的气氛此时更显得压抑,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令在场众人窒息。

这个男子便是当下天都四大家族之一杨家家主杨傲,也是杨家数十万年来最出色的天才。

杨傲虽然年纪尚轻,但修为却早已经达到许多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高度了。

在天都除了至高无上的天界之主所属的皇族外,还有其他四大家族,他们分别是云家、风家、上官家和杨家。四大家族不但在天都有着极大的势力,就是在诸天万界中都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力,所以就算是皇族也要给些面子。

杨傲不但在修为上高深莫测,而且在管理上也具有极高的天分,自杨傲继任家主之位而来,采取一系列雷霆措施,摒弃一系列弊端,恩威并施,使得原本在末尾的杨家在短短的百年里得以迅猛发展,隐隐有超越其他三家的趋势。

见众人不坑声,杨傲眼睛瞟向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大长老,说说你的想法”。

“是,家主,”老者应声而出,接道:“家主,老朽认为大小姐与帝霄五殿下的结姻是我们杨家趁机发展的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还望家主不要错过啊!”字里行间处处透露着真挚之情。

这名老者是长老殿的大长老,此人在杨家位高权重,且心思深沉,而且其在族中势力根深蒂固,就连杨傲对他也是非常的忌惮。

“家主切不可听他胡言乱语,”只见一个面容俊秀的白衣男子急忙站出来道,杨傲不着痕迹向男子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不要说话,男子见状,只好不甘的退回了自己的座位。杨傲接着眼皮微挑看向大长老讽刺道:“机会?大长老你倒是说说看,我倒是很想听听大长老说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机会”。

“不敢,”大长老拱手道,旋即又像没有听到男子语气嘲讽意味般的直接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如果大小姐能够与帝霄五殿下结姻,那么就会使得我们与皇族的关系更加紧密从而依靠着这层关系我们便可获得更多的方便之处,也能从中得到皇族的支持,这样何愁杨家不能快速发展壮大?”

不等其他人反驳大长老又接着说道:“从荒古时代到至今,天界皇族为了保持他们血脉的纯正,因此能够与皇族结姻的家族少之又少,而那些与皇族结姻的家族都无一没有发展成为一方巨头,像和我们并列为天都四大家族的上官家和云家就是典型的例子,他们从一个小小的二流家族发展成为一方巨头只用了短短不到十万年的时间,而我们则是不知道牺牲了多少族人和弟子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磨难才有今日的成就,其中的利弊我想家主最明白不过。”

听了大长老的话大殿中也开始了一阵私语。

大长老见状,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继续鼓动说道:“这次难得帝霄五殿下对大小姐青睐有加,如果把握好机会不但能巩固我杨家在天都四大家族的超然地位,将来利用这层关系为我杨家铺路,就算是超越其他三家也是轻而易举啊,还请家主三思,不要错过这么好的良机呀。”语气里的真挚之情溢于言表。

“哦?难得?这么说他看上我杨傲的女儿,还是我女儿的福气喽,”男子语气虽淡,却饱含杀机地直视着大长老。

大长老见杨傲发怒,并没有一丝的害怕,不慌不忙的解释道:“老朽没有这个意思,请家主明察,老朽的意思是小姐天资绝顶,而帝霄五殿下本人也是万界中出色地天才之一小小年纪修为已是不凡,更是品行端正,英俊不凡,所以……

“所以我该说你大长老慧眼如炬吗?”这时刚刚出声的那个男子再也忍不住,随即出口讽刺道。

杨傲见又是他,摇了摇头:“这家伙总是坐不住啊”语气言辞间的无可奈何,对他的行为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便也不再阻止,静静地看了下去。

“大长老说帝霄品行端正?大长老你是有多老眼昏花连人都看不清了呀,他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呀,值得你这么为他说话?或者我可以直接理解为你已经投靠他了呀?所以你才这么帮他说话?”男子此言可谓是诛心之言,大长老原本得意洋洋的表情瞬间变得如死水一般。

大长老带着怨恨狠毒的目光看了一眼说话的男子后向杨傲拱手道:“家主明鉴,老朽对家族忠心耿耿,绝无二心,老朽这都是为了家族以后的发展着想,还望家主明察,可不要听信某些小人的蛊惑而错失了良机啊!”

男子听完大长老的辩解,心道:“这老家伙,果然是只老狐狸,不但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还反咬我一口,真是可恶之极”

旋即,男子带着玩味的语气看向大长老:“别有用心之人说的是你自己吧”,大长老刚想说什么,还没有来得及出声,就被男子抢先说道:“大长老你先别忙着生气,你说帝霄品行端正,那我得好好问问您老了”。

“问什么”?大长老阴沉道。

男子像是没有看见大长老阴沉的脸色一般,厉声质问道:“请问大长老,收买人心,玩弄权术,陷害栽赃,包藏祸心,可是君子所为?大丈夫讲的是行的端,坐的正,我想问的是他如此小人行径在大长老眼中怎么就变成了品行端庄?

“这只是你个人的偏见,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大长老争辩道。

“证据?好!既然你问我要证据,那我就给你证据”随即道:“这些年,帝霄积极的拉拢朝中重臣,清除异己,还频繁的安插亲信混入军队妄图染指军队,大长老说说这算不算包藏祸心呢?”

“哦,对了,听说前一段时间一个小宗门的宗主之女被他玩弄之后便将人抛弃,最后那女子羞愧自杀了,要是这样去算的话,我还少算了一条淫贱无耻呢!虽然他将这件事情处理的很是隐秘,但是只要有心人随便去查一下便会真相大白,你这样别有用心的把篱儿往火坑里推,到底是安的什么居心?”说到这里,男子怒目而视。

“夜长空,我对你一再忍让,你不要太过分了”大长老打断男子的话,气急败坏的吼道。

“哎!大长老忙着生什么气嘛,我话还没有说完呢,接着男子瞬间换了个脸笑眯地的又道:“大长老听说卡在帝君九重已经好久好久了,寿元将近,要是在突破不了没多长时间好活了,我建议您还是辞去长老之位找个安静的地方安心的去养老吧,免得总是整天想着如何去算计别人,使得人家一好人还得为了防你的暗算而整天担惊受怕,你就当积德行善了,您说呢?”

“夜长空你别欺人太甚了”大长老气得浑身发抖,深深的看了男子一眼后向杨傲拱手道:“家主,夜长空如此目中无人,几次三番的羞辱于我,若不加以惩戒,老朽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但是恐怕会令其他弟子心寒啊!”

杨傲见到此情景都想忍不住想笑,但是终究还是没有笑出来,心道:“不愧是长空呀?这张嘴到哪都是这般犀利呀!”但是身为一家之主该做的事还是要做,旋即不动声色的看向大长老:“我自有决断,大长老先退下吧。”

旋即看向夜长空,两人眼神交接便心领神会,道:“夜长空,你出言不逊,侮辱大长老,以下犯上,不得不罚,就罚你十年俸禄充公,你可服气?”

夜长空憋着笑意玩世不恭的道:“服气,服气,我是没有丝毫的意见滴。”

大长老刚想说什么,突感两道凶光直视者自己:“嗯?大长老对我的决断有意见?”长老急忙道:“家主公正严明,老朽不敢有意见,”说完便悻悻的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那还有谁有意见?”杨傲目光扫向众人,此时众人看着他那凌厉地目光,哪还敢有意见。

旋即道:“既然都没有意见,那么就换我来说几句吧”,说着缓缓起身,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围绕着杨傲四散开来…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章 暗流涌动
友情连接:海量免费电子书阅读
CopyRight © 2014 www.kdrea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Guangxi XunHai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 Ltd.
桂ICP备17006850号 ICP证:桂B2-20190194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桂网文[2020]2749-087;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