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天异国!余引

“超脱”,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境界,却又是夆芸大陆所有人穷极一生目标所在。

随着时间推移,在世人不停追逐下,渐渐的,原本不存在的夺心术、封印术、暴术、长生术、兽化术、天机术六大绝强特殊能力被搬上历史舞台,且只是短短千年间就让这幅员辽阔的大陆彻底改变,从而焕发出从未有过色彩。

夆芸大陆极西高原雪山之地,数万年来,“天异国”这一个人口足有上千万的国家一直屹立在此从未变过。

坐落在天异国群山间有一个名叫‘兰树镇’镇子,四通八达镇子东面是一条大河,河水是雪山融化形成的。

黄昏下,铺满鹅卵石的河边一个头缠沙青色头巾精健少年呆呆看着前方处正燃起熊熊大火茅草屋出神。

就在一个时辰前,母亲接到十六年来不知所踪父亲一封信后,便沉默下去,随后拉着他开始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余引!你好生记住,这个世界没有真正对与错,你若不争就什么都没有!”

也就是这么一句话后,他便被母亲一棍子打昏死过去,而当醒来,原本的家就成为眼前这片火海。

看着已经坍塌得不成样子家,余引颤抖着身子赤着双目死死盯着,对赶来的一群正在救火的邻居劝慰话无动于衷。

十天后——

镇内一家兵器店内,余引正陪着一个大汉挑选兵器,他是这家店雇佣的员工。

这个世界因耕种的粮食不足以让普通人饱腹,加之地广人稀森林遍布古兽众多缘故,所以普通人家主要食物来源都是靠打猎为主耕种为辅,尚武之风极为盛行。

譬如大汉,便是因为捕猎时长刀断裂,不得不重新购买一把新刀。

值得一提的是,因尚武之风盛行,所以大陆上的铁匠铺、武器店几乎遍布各地。就连兰树镇这种小镇,其内商铺至少一半以上都是武器店和铁匠铺就可想而知。

从懂事起,余引的愿望便是成为一名封印修者。可是要成为修者必须要前往大城‘塑根殿’缴纳100银币才能测试天赋有机会成为修者,当然他也为此默默努力着。

加上路上开支,干完今天,他身上钱也已经足够。

原本连离去时跟母亲要说的理由都已经想好,但现在,变得迷茫不知所措,余引母亲的骤然离世让他乱了方寸。

“这把趁手,就这把了。”这时大汉拿起墙上挂起一把长刀掂量片刻瓮声说。

“此刀重九斤,刃口用西山铁水经百次打磨锋利无比,乃刀中上品,需七百铜币。”回过神,余引开口。

“这么贵!”大汉瞪眼,毕竟七百铜币已经相当于他一个月工钱。

值得一提的是,在夆芸大陆货币是以钻石、金币、银币、铜币四种进行交易。其中1钻石等于100金币,一金币等于100银币,一银币又等于50铜币。而普通人家年收入也不过才两金币。

“如不合适,您可以换下家。”余引面色淡淡,现在的他已没心情与大汉扯皮。

“少看不起人,七百就七百。”瞧其面色淡淡,大汉还以为他是看不起自己,不禁大怒道。

目送大汉离开,眼见天色不早,余引转身进入后堂。

“你当真不干了?”武器店老板是个中年发福男人,闻言后愕然道。

要知道,余引十二岁来到这家店铺,一干四年有余,他万万没想到其如今要离去。

“我娘死了,我准备用这些年存下钱去‘宣隆城’测试天赋,我要成为修者!”余引捏紧拳头看着男人语气十分坚定。

“唉!”男人轻叹。

“小余,你知道为何世间九成以上人为何都无法成为修者吗?”

眉头微皱,余引看他。

“因为哪怕身怀修者天赋,也要度过生死关方才能真正成为修者。”

“生死关?”余引皱眉,他确实不知道还有这么一说。

“六大圣职,暴术、夺心、天机、封印、长生、兽化,须相应打通对应的巽、宫、离、角、羽、商身体极限穴位方能正式成为修者。”

“这六大穴位被称为玄关,若无大毅力,随时有可能殒命,你且好好思量,不要浪费钱财才是。”男子看他。

试问谁没有年少轻狂时?他在年轻时同样也像余引一般憧憬着成为受世人尊敬的修者,可是在生死抉择面前,他如大部分人一般选择放弃。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也如大部分人一般,天赋未及成为修者门槛。毕竟要成为修者,心力最低必须达到30,脉力最低也要达到25。

而他,如大部分人普通人一样,心力在5-10之间,脉力在15-20之间,根本不可能成为修者。

值得一提的是,心力脉力乃是修者核心所在,上限皆为100,人们只有达到相应数值才能成为修者。

就好比余引盼望成为的封印修者,其门槛是心力达到60以上才有资格,若他测试天赋心力没达到60,封印修者也与他无缘。如有成为修者资格,也只能转修门槛较低的暴术、兽化术或夺心术。毕竟三者要求一个是25脉力,一个为30脉力,一个为30心力。

“我相信自己,我也不怕。”余引正色说。

“当初我也不怕,但你可想过,若你天赋只是个普通人,一百银币对你而言不是小数字。”男人皱眉说。

“反正娘也不在,多少钱对我来说也没有意义。”

“请您重新招人吧,余引绝不后悔。”他猛的抬头说。

“罢了,这是你的工钱。另我给你十天时间,到时若你不回来,我便重新招人。”

看着男人,余引重重点头,接过钱袋便转身离去。

“唉……”目送他消失在视野,男子摇摇头轻叹。

很多时候人有目标,但是不代表目标就一定能成功,毕竟成功者十不存一,活了几十年,他深有体会。不过,却不代表他因此就否定此事,总的来说有个梦想总是好的。

天色渐晚,不知不觉下起淅淅沥沥小雨,小镇出口处,余引以极快的速度追赶前方一个车队。

这是给宣隆城搜集铁矿的车队,因兰树镇有座铁矿缘故,其每个月底都会过来拉运,且每次离开时都是旁晚,这点余引早就摸得透彻。

有七八辆马车,上面皆厚厚盖着一层防水皮布,一人驾两马速度不急不缓前行。

“几位大哥请等等。”余引冒雨大喊,急速追赶而来。

马车闻声停下,中间一辆马车上一个披着蓑笠老者跳下看他。

“小娃娃,你喊什么!”

余引喘着粗气来到老者身前,抹去脸上雨水连忙道:“大爷,我想去宣隆城,您能不能带我一程。”

“我愿给钱。”他又急忙补充说。

老者也没废话,直言开口:“你给多少。”

“10个铜币如何?”

“少了。”

“那您说多少。”

“最少30个。”

“大爷,您看能不能少点,我有急事去宣隆城。”

“看你还小,那就25个,不同意,你找其他人去。”

“好,我给,不知能不能借我件遮雨的蓑笠。”

“车上没多的……”

天色彻底昏暗,或是老马识途,只听幽黑道上传出马玲声,却不见其人。

覆盖铁矿皮料下,余引卷缩在里面,冰冷的石头加上湿漉漉衣布,他颤抖着身子闭目一声不吭。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突然身上皮料被揭开刺眼阳光照射进来,伴随老者笑声,余引从梦中惊醒。

“小娃娃,宣隆城到了,你赶紧走吧。”老者笑道。

一个翻身跳下马车,揉了揉眼中杂质,余引点头,左右扫视见是个大院子,耳中还有打铁声传来,在找到门后,便连忙离开。

宣隆城很大,城内共分离有七个大区,四通八达的道路纵横交织,各大小商铺林立,很是繁盛。

“余引!你好生记住,这个世界没有真正对与错,你若不争就什么都没有!”走在热闹街头,脑海中回响着母亲与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余引咬牙。

“娘,孩儿记住了。”他低声说道。

一处角落,看着一身麻衣神色狼狈模样却隐隐透出俊俏的余引,一个身穿华服满脸油腻中年男子目光闪烁暗暗盘算着。

沉吟些许,他迈步跟上余引。

“小兄弟,可是在找人?”

“关你何事!”余引皱眉。几年来在武器店贩卖武器,形形色色人他可以说见了个遍,察言观色本事和心性可不是小孩子那般,与对方素不相识,其就贸然搭话,来者必恶大于善,心中就不想与之交集。

男子眼珠一转道:“在下并无恶意,只是见小兄弟这般狼狈,想来是遭遇什么变故,方才冒昧上前看有什么能帮小兄弟的。”

“多谢,我好得很!”他面无表情说,随即离去。

看着余引的背影,男子深吸口气,本想看人秀气呆滞看能否做桩好人买卖,但没想却不是个初出茅庐娃子,心中不禁有些失望,只好重新找寻目标。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章:超脱
友情连接:海量免费电子书阅读
CopyRight © 2014 www.kdrea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Guangxi XunHai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 Ltd.
桂ICP备17006850号 ICP证:桂B2-20190194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桂网文[2020]2749-087;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