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屠夫复生,天罡地煞

俗话说,“死了张屠户,不吃带毛猪。”

余塘县赫赫有名的张屠户死了,百姓们私下里喜笑颜开,纷纷议论。

“咋好好的,说死就死”

“听说是被狐狸精掏空了身子…”

“该!也算是报应。”

“不过话说回来这浑人也算是艳福不浅,要是我,嘿嘿,先玩两天再去找个道士…”

“呸,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样子,瘦了吧唧的,哪个狐狸精瞎了眼会找你…”

当然,这种骚话他们是不敢明说的。

张屠户在世时欺行霸市,缺斤少两那是常事,手下还有二十几个伙计,各个膀大腰圆、凶神恶煞。

估计这带毛猪,还是得继续吃…

余塘县,位于大乾朝南部清江省,民风“朴实”,物产丰富,距南北大运河水利要道只有一县之隔。

此时西城一家二进的大院之内,高高的灵堂已经设起,花圈纸人摆了一院。

十几个和尚道士念经超度,二十几条大汉披麻戴孝在灵堂前嚎哭,个个肌肉鼓胀,满目全是阳刚之气。

“哥哥唉,你死的好惨!”

“我滴哥哥哎,路上走好…”

“痛煞我心啊,哥哥…”

院门大开,街对面柳树下一帮城狐社鼠探头探脑。

“嘿,可真热闹,和尚道士都全了。”

“你是不知道,张大官人生前好排场,这帮浑人跑到街上,逮着个和尚道士就往里抓,也没个法度。”

一名头上贴着狗皮膏药的混混冷笑一声,“嘿嘿,要啥的法度。”

“这张大官人生前就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听说当时有个道士跑去要给他捉妖,你们猜他说什么”

“说什么”

周围的人满脸好奇。

这混混摆了个嚣张的架势,

“呸,老子家的妖,想玩就玩,玩的爽快,管你这牛鼻子鸟事!”

“哈哈哈…”

一帮混混顿时乐了。

“这浑人真是个色中恶鬼…”

砰!

正当他们笑的时候,一柄杀猪刀突然打着旋极速飞来,深深扎在柳树上。

只见一名大汉气势汹汹地从院子里跑出来,粗着嗓子破口大骂,

“你们这帮没卵子的东西在哪儿笑什么,看爷爷不拧了你们的脑袋!”

混混们吓了一跳,顿时四散而逃,有两个跑慢的被大汉逮着,揍得哭爹喊娘。

院内灵堂前,一名大汉哭的满脸鼻涕泪水,突然指着另一名大汉吼道r>

“牛二,都怨你这蠢才!”

“我早看出那女人不对劲,你还在旁边起哄,说大哥神龙在世,妖鬼皆臣服于胯下,结果害大哥丢了命!”

“呸!还好意思说…”

另一名大汉满眼通红,

“要不是你先动手,我们咋会把道士揍个半死,后来请人来都躲着!”

“都怨你!”

“怨你!”

说着说着,两人瞬间扑到一起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拳,鼻血牙齿乱飞。

其他大汉有的劝架,有的咒骂,有的干脆加入战团。

念经的和尚道士们看的胆战心惊,也不敢说话,只得闭上眼睛大声念经。

一时间,院子里混乱一片。

嘈杂声中,一名大汉突然扭头看向棺材,满脸的惊愕,大吼一声,

“都住手,你们听!”

正在扭打的大汉们,鼻青脸肿,齐齐扭回头,直勾勾盯着棺材。

砰!

棺材响了一下。

大汉们也抖了一抖。

砰!

又是一下。

大汉们吓了一跳,齐齐后退。

一名大汉咽了口吐沫,

“不会是诈尸吧…”

不怨他们害怕,就在去年冬天,县里陈老员外灵堂起尸,乌青的脸蛋力大无穷,追着一院子人咬死三个。

后来更是跑到大街上逮着人就追,衙役的刀都砍不动,还是大哥拿出祖传杀猪刀,一下子砍掉了脑袋。

这要是他们大哥也诈尸,

那得多凶啊…

砰!

又是一下。

“快,快,去拿火油,要是大哥起尸,怕是满县城人都得死!”

“慢着!”

一名大汉脸上阴晴不定,

“我听说有人死后两日醒转,你们说,大哥会不会,也没死…”

大汉们互相看了看,皆是一脸犹豫。

碰到这种情况,院子里和尚道士们也吓得不轻,抄起木鱼经幡就往外跑。

“往哪跑,过来吧!”

牛二一下子揪住一名道士后襟,满脸横肉威胁道,去看看!”

道士吓得脸都绿了,

“贫…贫道只会念经,不会降妖。”

“呸,你才是妖!”

牛二冷哼一声,“是让你看一眼,我大哥是不是还活着,放心,这里一帮兄弟罩着你。”

一帮大汉顿时把胸脯拍得山响,

“放心去吧,我们罩着你!”

道士一脸苦涩,哆哆嗦嗦走向棺材。

大汉们开始齐齐后退。

道士听到声扭头,顿时哭了,

“你们别跑那么远!”

大汉们在院子里拍起了胸膛,

“放心,我们只是去拿家伙。”

道士扭回头一脸悲戚。

这帮浑人各个都是不讲道理的主,今天怕是死也得上。

也罢,也怪贫道该有此劫。

早知道就不来混饭了…

道士抱着必死的决心走向棺材。

张屠户身高两米有余,因此这棺材也是比寻常大了一号,再加上摆的高,道士得踮起脚跟才能看到。

扒着棺材板,道士咽着唾沫偷偷往里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棺材里躺着一名雄壮大汉,肌肉快要把寿衣撑爆,豹头环眼,满脸络腮胡。

更重要的是,对方浑身发抖,脸憋的绛红,凶戾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突然张开大嘴。

“哈,呸!”

道士顶着一脑门浓痰吓晕了过去。

张奎猛然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卧槽,差点憋死老子!”

“哥哥哎!”

一帮大汉哭喊着围了上来…

“张屠户死后又活啦!”

这个消息以旋风般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余塘县,听闻着无不啧啧称奇。

而此时的张奎,正躺在院子里太师椅上晒太阳,看着一帮大汉欢天喜地拆灵堂。

他前世是个混不吝的拆二代,职业也是杀猪,脾气暴躁,看见不平就要踩。

去郊外骑行回来,路上看到飞车党拽人项链,直接抡起自行车砸翻,正在接受美女感谢,却被人从背后捅了刀子…

穿越这种事,前世网络小说没少看,不过别人都是占了帅哥的身子,自己却成了莽汉。

初醒时,就接受了张屠户的记忆。

前身也叫张奎,看着显老,实际上不过二十有余,打小天生异象,力大无穷,刚成年就长的比奥尼尔还壮。

这要在乱世,铁定就是一个猛将胚子,跟张飞、樊哙一个品种。

可惜这大乾朝承平已久,文官当政,武夫不受待见,张奎也不喜看人眼色,聚起一帮兄弟欺行霸市干起了杀猪的买卖,名声恶劣,是余塘县一霸。

不过张奎关心的却是另一点。

这世界可不和谐,传闻灵山大川深处有剑仙飞渡,穷山恶水之地有大妖出没。

平常出现个恶鬼妖邪害人根本不是稀罕事,就连朝廷钦天监都管理镇压各地邪崇。

前身就是被狐狸精索了命。

或许是被妖术迷了的原因,那段记忆很模糊,只记得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一边说着“大朗喝药”,一边喊着“官人我要…”

张奎呲了呲牙,怪不得起来这腰子就跟空的一样,大热天都浑身发冷。

不过他一点儿也不怕,

因为脑海中同时出现一个界面:

《天罡地煞108变》

这玩意儿还是他骑行回来时买的地摊秘籍,和《降龙十八掌》《九阳神功》等放在一起。

张奎当然知道是假的,不过对孙大圣的七十二变和老猪的天罡三十六变很好奇,想看看写点什么,于是花了十块钱买下。

匆匆翻了几页,顿觉头大。

里面连最基本的导引术都写的云里雾罩、玄之又玄,跟别说其他法门,都需要什么阴阳五行仪轨配合天干地支,看得人晕头转向。

如今却变得简单明了。

天罡三十六变,天地之“法”,名字一个比一个猛,什么颠倒阴阳、移星换斗、推山填海…甚至还有钉头七剑。

可惜,这玩意儿彻底黑屏,明码标价写着需要仙人之体。

地煞七十二变,阴阳五行之“术”,什么通幽、驱神、隐型、定身…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一法一术合称法术,

变幻无穷直至大道。

至于使用方法也很简单,这些法术变成了一个个小方格,就像玩游戏的技能,每获得一个技能点就能点开一个。

他现在就有个初始技能。

导引术:被动技能

技能说明调息,增强5%躯体力量并缓慢恢复伤势,法术值每秒恢复2点。

导引术是道家基础法门,张奎前世也练过,坚持好久也没弄出什么名堂。

而现在,他不自觉的就在使用腹式呼吸,细密绵长,并且一股热流在体内不断循环,温暖着冰冷的腰部。

屏幕上也显示出了法术值横条,现在有20点,早就已经满格。

张奎看了看自己蒲扇般的大手,猛然一握,噼里啪啦爆响。

前身原本就力大无穷,能扛起400斤的石碾,导引技能看起来还能升级,这样下去岂不是成了人形凶兽

再加上前世苦练的八极拳…

一个字,猛!

二个字,威猛!

张奎忍不住嘿嘿直笑起来。

就在这时,一名大汉惊慌失措跑了进来,“大哥不好啦,咱们猪场的‘大元帅’发疯,不仅把母猪都咬死,还跑到了大街上!”

张奎一听,嗖的一下站了起来,豹眼环睁,“反了它,快,取我杀猪刀来!”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章 猛人临世,狐妖示警
CopyRight © 2014 www.kdrea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Guangxi XunHai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