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睁眼皇帝就要杀我

“痛”,头发被人扯得疼痛不已,展小小感觉头皮好像都要炸开一般,然而这种痛苦并没有结束,还有更悲惨的事,等着她。

“咕噜噜”无数的水,灌入展小小的口中、鼻子里,她的肚子里,因为灌入太多的水,而肿胀不堪,疼痛让她整个人蜷缩了起来,有人将她按在水里,让她无法呼吸,拼命挣扎着,感觉自己都要晕过去了。

就在此时,她被一个人狠狠地拽着头发,将她从水里拉了上来,就在她还没有来的及喘过气来的时候,却又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只听一个宛如从地狱发出的声音,冷冷地至展小小头顶上空传了出来:

“苏樱雪你可知罪?你竟然敢仗着朕对你的宠爱,谋害朕的子嗣,你简直无法无天了,朕恨不得现在便杀了你,要不是看在你哥……”

周明王元祁说道这里,停顿片刻,指了指苏樱雪,没有再说下去,他怕他再说下去,好像他怕了她哥哥苏子岩似的。他皇帝的威严何在?

“呜呜……皇上,你可一定要替臣妾做主啊!皇上纳臣妾进宫那天,姐姐便给皇上下了药,让皇上留在了姐姐的“锦绣阁”,让臣妾成了一桩笑话,这个臣妾可以理解,姐姐想独占皇上恩宠,毕竟皇上是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可后来姐姐竟然还派了杀手,追杀臣妾,要不是皇上醒来,及时赶到,恐怕臣妾早就命丧黄泉了,也就无法陪在皇上身边了,呜呜……可皇上仁慈,看在苏将军征战沙场的份上,只让姐姐在“锦绣阁”内禁足半年,抄写经文。今日姐姐刚刚出来,臣妾前去探望,却不曾想,姐姐知道臣妾怀有身孕之后,却又故意将臣妾推入水中,导致臣妾与皇上的皇儿就……呜呜……”

展小小皱了皱好看的眉毛,抬头看去,只见一个长相妖艳,娇滴滴的美人,正斜躺在床上,泪眼婆娑,我见犹怜地,用锦帕试着勉强挤出来的泪水。

“什么情况?皇上?臣妾?莫不是我穿越了?成了苏樱雪的替身?”

出生在中医世家的展小小一脸茫然,她不过是出了一场车祸而已啊!展小小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古色古香房间摆设,一段原主的记忆也出现在展小小的脑海里。

苏樱雪,乃镇北大将军苏子岩的亲妹妹,因为自幼喜欢元祁,在周明王元祁刚刚登基,广纳嫔妃,充盈后宫之时,不顾亲哥哥苏子岩的强烈反对,执意进了宫,成了周明王元祁众多嫔妃中的一个。

周明王元祁自从登基之后,在众多女人的追捧下,有些飘飘然,性情大变,觉得天下的女人都应该是他的,对所有送上门的美女来者不拒。

本来苏樱雪长相秀丽,又端庄优雅,温柔如水,很得周明王元祁喜爱。

可帝王之心永远也不可能专宠一个女人,久而久之,周明王元祁也不再满足宫里的女人,开始在宫外寻找野味。

在一次逛青楼时,元祁遇到了一个长相妖艳的女人沐凌碟,从此以后便被迷了心窍,不顾众大臣反对,执意要将此青楼女子纳入后宫。

就在元祁册封沐凌碟那天,沐凌碟突然失踪了,元祁因为被人下了药,在苏樱雪的“锦绣阁”里醒来,开始带人疯狂寻找,等找到沐凌碟时,沐凌碟受伤严重,奄奄一息。元祁勃然大怒下令活捉刺客,审讯幕后指使之人。

令周明王元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所有刺客在咬舌自尽之前,都透露了一个“苏”字,元祁结合自己被下药之事,认定幕后指使者便是苏樱雪。

尽管苏樱雪百般抵赖,可依旧难敌元祁心中认定的事实。苏樱雪由原来温柔可爱的女人,变成了心狠手辣的妒妇。

原来原主苏樱雪是被人陷害,被渣男皇帝活活给淹死的啊!苏樱雪啊!既然我展小小取代了你,便是上天给我重活一世的机会,我倒想看看什么样的人渣,如此白痴。

想到这里,展小小抬头向周明王元祁看去,只见一双深邃冷酷,宛如星辰般的眼睛,此时正一眨不眨地紧紧盯着自己。

光洁白皙的脸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他低垂着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绝美的唇形,身上散发出来的独一无二的气质,无一不彰显着高贵与优雅。

这人长得简直太完美了,如同展小小心目中的男神一般,她情不自禁地从地上爬起来,宛如被吸走灵魂一般,向元祁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你长得也太好看了吧!”展小小不由自主地抬手打算触碰一下元祁冷峻的脸庞,可元祁看着花痴一般的苏樱雪,却觉得反感至极。

“啪”一声,苏樱雪的脸上多了一个五指印,苏樱雪被打倒在地,嘴角流出了鲜血。一个冰冷刺骨的声音响了起来:

“苏樱雪,你给朕听好了,朕可以宠你,也可以宠别人,你不是朕的唯一。朕也不可能为了你,而放弃整个后宫,朕是皇上,可以拥有天下所有的女人。你不要妄想独占朕的宠爱,朕再给你一次机会,赶紧招供,到底是不是你,推朕的爱妃落水的?”

“靠,长得好看,竟然是个渣男”,穿越成苏樱雪的展小小如此想着,突然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嘴角微翘站了起来,这一巴掌可不能白挨,就算是天王老子这一巴掌她也要讨回来。

元祁只见苏樱雪整理了一下乱发,嘴角微笑着,走到他的身边,柔声询问着:

“如果臣妾说臣妾没有做过,皇上会信吗?”

元祁看着苏樱雪有些呆愣,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然感觉到此时的苏樱雪与往日有些不同。

沐凌碟见元祁呆愣,急忙掩面低啼:

“呜呜…姐姐难道还要狡辩吗?皇上,燕儿可是亲眼所见,姐姐把臣妾推入水里的,呜呜……”

看着沐凌碟那宛如出水芙蓉般的脸庞,长长的睫毛上蓄满委屈痛苦的泪水,楚楚可怜的样子,元祁的心都碎了,他冷言怒吼道:

“苏樱雪,你这个歹毒的女人,朕以前是瞎了眼,才会觉得你温柔可人,善解人意,来人,将认罪书拿来,让苏樱雪签字认罪,朕希望永远不要见到你……”

“哈哈……”谁知苏樱雪却突然大笑起来,她觉得沐凌碟和元祁一唱一和着实可笑,尤其是周明王元祁,简直是被人当枪使,竟然还不自知。

“你笑什么?”元祁皱眉询问着,他并不觉得什么地方如此好笑。

苏樱雪妩媚一笑,温柔无比的对元祁说道:

皇上与这青楼女子简直绝配,皇上是不是该赶紧将臣妾打入冷宫或者赶臣妾出宫,省得碍你们的眼?

“你……”元祁愤怒地指着苏樱雪,刚想说点什么,便被沐凌碟给打断了,继续煽惑道:

“姐姐以前骂妾身也就罢了,如今妾身贵为皇上的女人,姐姐还如此侮辱妾身,姐姐岂不是间接的侮辱皇上吗?皇上可是明文禁止任何人再提起妾身的出身的,皇上你看姐姐她……”

苏樱雪露出讽刺无比的微笑,故意压低声音,却还能让所有人都听到,俏皮地说道:

“妹妹说错了,姐姐我不是间接,而是直接地侮辱皇上,你可别看他长得如此好看,其实他也不比你高贵多少,因为他就是那个啥……”

元祁向苏樱雪走近一步,咬牙询问着:“你说朕是什么?”

苏樱雪向周明王元祁妩媚一笑,勾了勾手指,元祁凑上前去,苏樱雪柔声细语地趴在元祁耳边说道:

“皇上长相星朗俊目,风度翩翩,气宇轩昂,让人忍不住心中狂跳,”就在元祁心中得意洋洋之时,苏樱雪又加了一句:“可惜却是个渣男。”

“什么是渣男?”元祁条件反射地询问着。

元祁从小便是内定的继承人,从太子到皇上,一路如同开了挂一般,顺风顺水,人人都捧着他,好话他听了不少,可骂他的话,他却没有听过,故而不知道啥意思。

苏樱雪忍不住捧腹大笑道:“皇上可曾吃过馒头?馒头可会掉渣?皇上你就是那个渣,掉在地上,让人想跺两脚的感觉。”

“你敢骂朕?”元祁不敢相信地咬牙反问了一句,接着冲一旁的侍卫大吼一声:

“给朕拿下,狠狠地打,往死里打。”

就在侍卫们打算冲上前按住苏樱雪的时候,苏樱雪却忽然喊了一声:“停!”

“怎么?怕了?晚了,朕岂是你想骂便骂的?”

元祁凉薄的嘴唇里冷冷地反问着。

侍卫们却就此停了下来,等待着周明王元祁接下来的指示。

苏樱雪嘴角微笑着说道:“臣妾不是怕,是臣妾有一样东西没有还给皇上。”

元祁不解地挑眉询问着:“什么东西?”

苏樱雪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接着抬手“啪”地一声,在元祁脸上扇了一巴掌说道:“刚刚皇上给了臣妾一巴掌,臣妾不能不还给皇上,让皇上吃了亏,不是吗?臣妾这叫礼尚往来。”

元祁简直不敢相信,苏樱雪竟然不光骂他,还敢打他,呆愣片刻,直到感觉脸火辣辣地痛,才反应过来

“苏樱雪,朕要杀了你……”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章朕该信谁
CopyRight © 2014 www.kdread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Guangxi XunHai Technology Information Co., Ltd.
桂ICP备17006850号 ICP证:桂B2-20190194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桂网文[2020]2749-087;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